北一

weibo: https://weibo.com/u/1887443582 ●胖球●逸真●青宇唯●懒癌●欧美:锤基◇盾铁◇寡鹰◇鲨美◇瑟梅◇詹本◇麦雷◇DC.PN.HW◇

拖延这件事我是知道的。

【多cp】爱久见人心·6

本章依旧獒龙。


娱乐圈。
CP预警:獒龙/昕博/胖雨/杀团/轩远
其余待定。
OOC慎入,勿转出LOFTER勿上升。
自娱自乐。
————————
爱久见人心·6

马龙和张继科都是科班出身,更为凑巧的是他两当初可是同校同班。张继科出名的早,还没毕业就被导演相中,出演了一个电影的男主角,从此也就踏进了圈里。

他追马龙的时候,正是他意气风发的年纪。举手投足都张扬着属于少年人特有的璀璨,晃得人睁不开眼。马龙不像他,有着天生的镜头感和夺人眼球的气质。马龙更愿意沉浸在话剧舞台上,一束灯光浸润在身上,就好像能演活一辈子的人生,演别人的悲欢离合。他们两个人就像日与月,光辉都迷人,却无法出现在同一片天空,马龙一直都知道。可张继科说要放弃演员的身份,跟马龙一起演话剧,两个人一起成立话剧社。

这么诱人的未来,有自己喜欢的事业,还有自己爱着的人。换做谁都会答应,马龙也不例外。

琢磨很久,东挪西凑的加上张继科刚赚来的那点,话剧社还是勉强张罗了起来。没有剧本,马龙就熬了好几个通宵写本子,拉着几个大学同学一起参演,没钱买道具,都是他们自己做的。马龙和张继科常常就睡在工作室地上,满身灰尘和那些未完成的道具一起入眠。

马龙大约想的太过出神,忘记了张继科还站在他面前。

“马老师,你想什么呢,这么投入。”

张继科的头发还是湿漉漉的, 马龙几乎都能闻到他身上混合着海水的咸涩以及荷尔蒙的味道。马龙这才回过神,自己跟他已经不是意气风发的少年,那股闯劲儿早就被时间消耗殆尽,也没必要还跟毛头小子似得做出一副什么打算为爱疯狂的样子。

这是他应该面对的事情。

马龙稍稍侧过头,错开了张继科靠过来的气息。嘴角噙着十成的假笑,看着他。

这个笑容会让所有人觉得心里不舒服。可张继科也过了日天日地的年纪,他竟然能瞧着马龙的笑容,面不改色。

但他终究还是溃不成军,低头投降,语气也软了几分。

“马龙,这次王皓他们那个节目,你真不去参加么。”

说实话,一开始马龙确实答应了王皓的邀约,这档节目和当下流行的真人秀不一样,内容是关于一部情景剧从开拍到最后完成的整个过程。每一集都制作一个小短剧出来,从开始思考剧本到拍摄,到最后成型,都要他们这些人自己完成。很像当年他们在话剧社弄得那些工作,马龙觉得想法不错,最近也没什么特别重要的事儿,就点了头。

可他不知道为什么,王皓还找了张继科。他们这群人,应该都知道自己和他不可能在一起共事。总不可能过了十年,还觉得自己和他能重修旧好吧。想到这里,马龙心里的无名火窜了起来,他就还那么笑着,反问了一句。

“张继科,你这个问题,自己不觉得可笑吗?”

【獒龙/昕博】占尽风流·叁

诈尸出现。
民国脑洞,脑洞是她的@泪浅显 
ABO.架空,主cp标在标题了,其他cp,请参考其他文。
不适请及时叉,勿转出LOFTER.勿上升。
谢谢。
————————————————
占尽风流·叁

许昕怕自己听错了,又问了一句:“你要娶我师兄?”张继科点了点头。许昕冲还张着嘴没合拢的老管家使了个眼色。老管家心领神会,告退的时候还不忘把门掩上。

屋里只剩他们二人,许昕慢悠悠的伸出三根手指。张继科懵了,想了想说了一个极有可能是许昕表达的意思,“聘礼要三十根金条?”

许昕差点又把嘴里茶喷出来。“你满脑子除了聘礼能不能想想别的事儿?我的意思是,你是第三十个对我说这句话的人。”

这下轮到张少帅目瞪口呆了。

“你师兄这么受欢迎呢?”

许昕终于可以嘚瑟一番,于是跟张继科眉飞色舞的描述起来关于秦门这位马少爷的终身大事问题。

秦门的大小事务目前都是马龙和许昕在做主,尤其以马龙为主,许昕多数都是从旁辅助,所以跟秦门打交道的人,都是和马龙打过交道。论起来家世样貌能力,哪一样在这虢雱城里都没挑不出第二位能跟马龙一样的坤泽了。所以从他分化之后,那打他主意的乾元数不胜数,正大光明提亲的有,动那些歪脑筋的也有。许昕说有三十个可能还是客气的,或者说是在这虢雱城里算号人物的,其余那些小鱼小虾,他都懒得算进去。

如此受欢迎,这位马少爷还未订亲,张继科想了想,始终想不出来什么理由。

“你知道我师兄为什么还没订亲么。”许昕突然换上一副高深莫测的模样,压低了声音。

马龙到现在还没订亲,一方面是他自己似乎没这个心思,另一方面是他和许昕的师傅秦志戬。秦门的开山老祖,秦志戬,他觉得虢雱城里没能配得上马龙的乾元,来提亲的人就算绕过马龙,也被秦志戬打了出去。而出了虢雱,秦志戬又觉得太远了,舍不得马龙。

于是风华正茂的虢雱第一坤泽,就这么耽搁成了大龄剩泽。

张继科摇了摇头唏嘘不已,正准备说话,许昕幽幽的叹了一口气,放下茶杯看着他,“不过,老秦没出过手,揍人的是你师兄,姓陈的那位。”

许昕说出这句话之后,屋子里陷入了短暂的沉寂。张少帅的脸上出现了震惊,窃喜,迷茫,再到为难这些复杂的表情。

他从牙缝里挤出来一句话,“那,他应该不会揍我吧?”许昕拍了拍他的肩膀,很干脆的实话实说说,“可能不至于揍的太狠。”

老管家捧着算盘和账册匆匆忙忙的往外走,正碰上了马龙。本来马龙稍稍侧身给这位老管家让路,老管家的神情却在看见他的时候变得有些古怪,好像欲言又止,又好像有些欣慰的看着马龙。老管家得眼神古怪,看的马龙背后发凉。于是他又往后退了半步,心里嘀咕了一句。

这管家的眼神怎么有点像每回去师傅那儿给自己说亲得长辈。满脸都写着,“马龙要嫁人了”六个字。

事有蹊跷,坐以待毙不是马龙的行事风格,他稍稍思索,转了个方向去了后院。早晨骑在墙头嚷着要逃婚的方博,折腾累了,趴在院内的躺椅上小憩。马龙眯了眯眼睛,换上笑容,朝他走了过去。

【昕博】Born to Die 向死而生·中

吃我一记洛阳铲。
前情大概在去年七月。
再次强调是非典型哨向。
关于精神体那些动物,见仁见智吧,我尽力了。

————————
方博去找张继科的时候,看见张继科躺在一条巨大无比的白化乌萨巴拉树蝰身上睡觉。这只白化乌萨巴拉树蝰是马龙的精神体,纯白色巨型的身姿还有眼睛上方的五片角格外的显眼,泛着金色光泽,那角生的也很嚣张,像是从头顶长出来的犄角一样,和普通乌萨巴拉树蝰的角耷拉在眼睛旁边不太一样。这他妈到底哪里是树蝰蛇,哪里像蛇了?他早就觉得这根本不是乌萨巴拉树蝰,是条还没成年的龙吧。

除了张继科,都没别人敢碰这条蝰蛇,虽然这蛇好像看起来很友善。

马龙的精神体先回头看向方博,方博被金色的眼睛瞪着,心里都发毛了,不得不说首席向导的气场比一般的哨兵带来的精神压迫还大。方博又忍不住往后挪了半步,张继科打了一个哈欠,半眯着眼睛对他说。

“你退后的声音太响了,吵到我了。”

哨兵的五感很强,但张继科似乎也只是跟他懒洋洋的开了一个玩笑。虽然话是从张继科嘴里蹦出来的,但那只蝰蛇好像也能感应到他的情绪,巨大的蛇头凑到了方博面前,和他面对面这么看着。

不知道哪个没事做开发了能帮助精神体实体化的药物,方博都能感觉到这只白色剧毒树蝰的信子快要怼到自己脸上了,而刚才还和黄金蟒腻腻歪歪的雕鸮这时候也死活不出来。

没良心!

方博在心里控诉了一句,咽了咽口水才小心翼翼的开口。“哥,我不想跟许昕配。”

他话还没说完,就听到背后传来一声让他腿软的声音,“昂,方博儿你嫌弃我们大昕呢?”方博慢慢把脑袋转过去,看到了马龙白白净净,笑眯眯的脸。

完球了。

虽然他没试过说人坏话被人当场抓包的感觉,但他感觉等会可能自己会死的比让许昕直接听见那句话还要壮烈。许昕顶多搓磨几下自己的脑袋,马龙……唉!不提也罢。

方博立刻下意识立正站好,头差点摇掉了。“没啊,龙哥,我这不是觉得自己不够优秀,可能许昕和我配委屈了啊!”

这谎话说的太溜,在嘴边一秃噜就出来了。

马龙肯定不会相信,但他面上不会说出来,反而又笑了笑。他笑起来很好看,有种干净的味道,方博看着他的笑,却觉得全身的毛都炸了。

方博已经不是刚到塔里来的傻白甜了,马龙的笑除了他师兄还真没人消受的起,马龙笑的越好看,那个人只怕越要被坑。方博眼一闭心一横,继续说。

“我不想跟他配,我喜欢的是崔庆磊,又不是他,干嘛老让我跟他配,就因为适配度高?那我跟崔庆磊也有85%啊。我记得塔里的规定,超过80%的适配度就能配,那我跟队里很多人都能配啊,小胖儿,闫安,我跟大胖他们都可以凑合凑合……”

他的嘴里差不多把队里数的上名儿的哨兵都点了一边。

“昂,则样,那我就安排崔庆磊跟你同屋吧。正好新来了一个小孩儿,让他跟着许昕出任务吧。”马龙突然这么好说话,让方博心里一慌。他开始变得有点结巴。

“那,那,那挺好的,我就跟崔庆磊去住了。龙哥你早点撮合许昕跟那小孩儿,他就不,不,不,不会老缠着我了。我那鸟都是让他的大胖蛇带坏了!”

这是他从小的坏习惯,心里一慌,嘴上就开始跑火车了。

“那你想跟谁配,我去帮你跟上面说。”方博万万没想到,许昕从马龙挡着的门口走了进来,那条黄金蟒冷冰冰的跟在他身后。

现在不是出任务,也没什么特殊情况,一般没人会把精神体放出来。方博感觉那条黄金蟒的神情和自己刚刚看到的时候不太一样,说不出的奇怪,但是他向来是嘴上不肯认输的人,尤其是面对许昕的时候。

方博碰到许昕胆子倒是大了不少,“跟谁配都比跟你强啊。”

这话说的硬气十足,连张继科都忍不住为他鼓掌了。有时候张继科真不懂自己这个师弟是真傻还是装傻,和许昕就这么撕扯了许多年,横竖就不给个痛快。

【獒龙/昕博】占尽风流·贰

民国脑洞,脑洞是她的@泪浅显 
ABO.架空,主cp标在标题了,其他cp,请参考其他文。
不适请及时叉,勿转出LOFTER.勿上升。
谢谢。
科三岁上线。
————————————
占尽风流·贰

张继科的名头响亮,马龙不可能没听过。只是眼前这人和他想象中不大一样。他大约以为会看到个没正经的兵痞模样,这种人他见得最多;当然也有坚毅果敢的正经统帅;可没人像张继科这般夺目。他英挺的眉宇间是有一股带着硝烟和血腥的豪情,好像嘴角勾着的不是笑而是三月春风十里夹着让人微醺的颜色,尤其他的桃花眼,若不是自己换做其他哪位坤泽被他看一眼,只怕这辈子没能得再有其他乾元入眼了。

虽然好奇,但马龙是个最讲规矩的人,只是冲着张继科微微颔首,眼神不会乱瞟。

他讲规矩,张少帅可没这个概念,不假思索把马龙从头到脚打量了一番。张少帅记得许昕说过,这位马少爷是个坤泽。

这年头的坤泽,这么大岁数还没订亲已经是罕见了。不过,这位马少爷家世和本事本来就特别,和其他那些坤泽不太一样,张继科倒是没往什么别处想。

“幸会,鄙姓张,张继科。”张继科打量够了马龙,伸手到他面前。马龙稍稍前倾身体,握住张继科的手,回了他一个淡淡的笑,拿捏的很有分寸,“久仰,我是马龙。”马龙前几年被秦志戬送到西洋留过学,举手投足大方得体,做派新潮。张继科觉得他挺特别。

特别到产生了一种喜欢的情绪。

能让张少帅入眼的坤泽,凤毛麟角。他的眼神看的马龙心里有些发毛,毕竟自己是个坤泽,打自己主意的乾元不少,但他还没见过像张继科这样毫不掩饰直勾勾盯着他看的。

这个乾元怕不是个傻子吧。马龙叹了一口气,松开了握着的手,稍稍后退半步。

前两天戏楼新来的名角儿是个还没开荤的坤泽,张少帅花重金包了人头一夜,结果只是跟那坤泽吟诗喝酒,第二天出来的时候人还是个干干净净的坤泽。城里人都说,张少帅大约那方面有些问题。这些风言风语,马龙也听过不少,张继科这个年纪这个身份还没娶亲,确实也有些奇怪。他又不像自己个儿是个坤泽,乾元娶亲又不妨事,何况与他家世相当的乾元,娶个十个八个的都不在少数。

他不会真的那方面有问题吧?

心思一转,马龙看着张继科的眼神带了些同情。态度也少了些客套的疏离,毕竟若是许昕和方博完婚之后,他们两家的关系就真正的纠缠在了一起,以后免不了要常常合作。

张继科自然不知道马龙心里在盘算什么,两个人简单的寒暄之后,他就急匆匆的走了。

走哪儿去,也不远,转个身绕个弯去找许昕。

秦门这月从水路来的货还没结,堆在码头上也不是个事儿,许昕正拿着清单和管家对货,早点清点完,这些货也能早些入库。

张继科倒也不客气,推门进去,直直的冲着许昕说,“我明天就去提亲,娶你师兄要多少聘礼?”

管家上了年纪,经不起这般吓,目瞪口呆的望着张继科,手里的货单和算盘都掉在了地上,许昕正品着今年的新茶,张继科喊的那一声吓得他一口茶水全喷在了面前的书桌上。

好脏。

张继科有洁癖,明目张胆的嫌弃了许昕刚才的失礼行为。

【獒龙/昕博】You Belong With Me (天生一对)·eight

远古巨坟挖一铲?
在外地手机编辑的大家凑合看一下。
前面几章就在我文章里往前翻就有,谢谢。

————————

You Belong With Me (天生一对)·eight

张继科细看一眼,那个小胖子有点眼熟。吴指那边主要负责经济方面的案子。和自己这边接触的不多,但樊振东的名字所有人都知道,少年天才,又是局里接下来重点培养对象。

樊振东之前和自己一起参加过侦查任务,两个人一起生活了大半个月。也难怪这么亲热了,张继科冲他颔首一笑,晃了晃手里的文件。

樊振东刚才还笑眯眯的脸立刻板了起来,他不是不想给可哥面子,只是现在有点难办。马龙早张继科一步来过这儿,说让自己把这个人先按着,无论谁来捞都不能松,最好形影不离的看着这人。张继科也瞧出他眉目里的曲折,把文件放在他面前,手掌轻轻搭在他身上。

胖儿,有什么困难就跟可哥说,我不为难你。

这话一出口,樊振东更为难了,他挠了挠后脑勺。想了半天到底要不要把龙哥嘱咐的话说给可哥听。

马龙拿着文件进来了,大概是刚去参加了什么宴会,头发后梳露出饱满的额头,穿着黑色西装,西裤,皮鞋;只是没系领带,白色衬衣的上面两颗纽扣没扣,露出一截白生生的脖颈,张继科离得近点已经能看清马龙脖子上青色血管的分布了。

樊振东叫了张继科几声,他才回过神。

不过已经迟了。

马龙稍稍偏头,神情无辜的把文件交给了樊振东。樊振东打开文件看了一遍,怀疑自己看错了又看了三遍,一个字一个字的抠,像是要用眼睛把文件上的字都瞪掉一样。

周雨被按其实只是因为有人举报他是商业间谍,不用想也知道这是对方恶心他们才下的套。马龙却要樊振东24小时监视周雨,并且文件上很清楚的写了要把周雨停职查办。

文件上是这么写的没错,但樊振东不是傻子,这不是让自己给周雨当贴身保镖么?

马龙笑了笑,把文件翻到最后一页,是局长的签名。樊振东彻底没辙了,他眼下寄希望于张继科带来的文件有什么不同,但很遗憾,除了周雨没有被停职只是休假以外,其他内容居然跟马龙带来的那份文件几乎一样。

樊振东差点以为这两位哥哥是到自己面前来另类秀恩爱了,心有灵犀什么的。

【獒龙/昕博】占尽风流·壹

民国脑洞,她的@泪浅显 
ABO.架空,主cp标在标题了,其他cp,请参考其他文。
不适请及时叉,勿转出LOFTER.勿上升。
谢谢。
——————————————

占尽风流·壹

初春时节,虢雱城里多了一件喜事,应该算是喜事吧。

张继科这么想着,从马上下来,缰绳甩给副官,进了许府。

许府张灯结彩,喜气洋洋,气氛挺不错的,却空荡荡的不见一人。张继科却好像已经习惯了这事儿,径直往花园里走。和府里其他地方冷清相比,花园里称得上人山人海。

“许昕我x你大爷的,博哥堂堂七尺男儿凭什么嫁给你?!”

张继科半只脚刚踏进许府的花园,就被方博的喊声震了一震,稍稍抬起眼皮就看到了这么一个鸡飞狗跳的场面。方博满头大汗的骑在墙头上,底下围了里三层外三层的人。许昕一只手都快够着方博的脚腕了,又被他一脚踢开。张继科笑了笑,得,就算方博是个坤泽,也是他们肖门的人,脾气秉性一模一样。

方博逃婚,次数多到数不清。

至于逃婚的理由,众人说法不一,有说许府苛责他,让他还没过门就操持家务;也有人说许家的公子恐怕也是个坤泽,娶方博只是为了撑撑场面。

而实际上,方博只是心里不服,凭什么就因为自己是个坤泽,就得和一个乾元捆绑在一起,甚至还要给他生孩子。虽然他确实觉得许昕还不错,可就是觉得要自己结婚是件荒唐的事儿。他骂骂咧咧的又把许昕踹了下去,许昕还是好脾气的哄着,伸手想把他抱下来。张继科在一旁瞧着热闹,也不出声。

没想到,一个他从未听过的声音突然冒了出来,若让他形容,兴许是三月刚解冻的泉水,冷冽却带着温柔。

“都这么大的人了,胡闹什么?”那人说。

张继科寻着声音,瞧见了墙边立着一人,他和众人一样稍稍仰着头看着骑在墙上死活不下来的方博;可他和众人又不太一样,他侧脸下颌轮廓柔和的隐没在长衫的立领下,让张继科浮想联翩,失魂落魄。这会还早,晨曦在他的鼻尖落下金色的光泽,泛着蜜一样。张继科的喉结微微一动,觉得嗓子眼有些痒。

“这是谁啊,瞧着眼生。”张继科扯了一边看热闹的管家问话,管家好像对这个问题已经熟稔,大抵是问的人多了,顺口也就回答了:“这是我们家公子的师兄,现在秦门主事的人,姓马。”

虢雱城里秦门和张继科处着的肖门名头一样响亮,张继科能和许昕成为至交多半也跟他们的之间往来的生意有关。肖门走的是官路,扎根在军营里,张继科从小在沙场上摸爬滚打,现在接过了前面几位师兄的位置,成为虢雱城里的新少帅。而他们秦门走的是商路,这位姓马的少爷,张继科听许昕提过几次,不算平易近人,大约许昕从小就是皮惯了,他这位师兄从小就是挑大梁的,平常都板着脸,不苟言笑。

只是张继科不知道,这位马少爷生的如此夺目,像是话本里的谪仙。

晃神片刻,方博已经被许昕够着怀里。方博比几个月前的脸圆了些,愤愤的扯着许昕的衣领。“想让我和你成亲,做梦呢吧!博哥我还没潇洒够呢。”许昕也不生气,依旧笑眯眯的将方博搂着,转身冲他的师兄说:“师兄,大老远请你来,是来观礼的,没想到让你见笑了。”

马少爷笑了笑,算作回答。

许府一群人围着他们的少爷抱着未过门的少奶奶,又出了园子。偌大的花园,刚刚还挺热闹的,现在只剩下马少爷和张继科了。

【多cp】爱久见人心·5

本章以及接下来的不知道会有几章(也可能没有)是獒龙主线。

娱乐圈。
CP预警:獒龙/昕博/胖雨/杀团/轩远
其余待定。
OOC慎入,勿转出LOFTER勿上升。
自娱自乐。
——————————
爱久见人心·5

马龙坐上自己的车,经纪人递过来手机,屏幕上铺天盖地的是今晚金鳞奖的报道。

马龙斩获最佳男主角。

樊振东荣获最受欢迎新人奖。

许昕成为金鳞奖开幕现场特邀表演嘉宾。

还有一条,张继科缺席金麟奖,在纽约筹备新戏,最具人气奖是由他公司老总代领。

马龙放下手机,觉得额头有点疼,大概是刚才神经太过紧张。此时放松之后才察觉到不妥,太阳穴像有一把锋利的刀插入其中,车窗外斑斓的灯光印在他的眼底,没有温度。

他还能看见刚刚张继科从船上跳下去时候的模样,十足的疯狂,像是濒死的人,最后一搏。不过他本来就是疯子,是亡命徒。

马龙没想到的是,他回家之后发现张继科在他家门口站着。他不知道张继科哪里来的他这个公寓的地址,回头看了一眼他的助理,小姑娘缩了缩脖子不吱声了。“马龙,你难为人小姑娘做什么,我这刚才觉得叙旧没叙好,特意来继续找你叙旧的。”张继科笑眯眯的看着他,他感觉后背发凉,这种感觉大约有五六年没有出现了。自从上次在机场,自己和张继科说再见之后,这种感觉再也没出现过。

“你先回去吧,明早来接我。”马龙回头对助理说,然后打开门让张继科进去。助理走的时候明明看见了马龙关门的手都在抖。

心里念了一句。

真奇怪,他怕他。

马龙关上门还没转身就被张继科压在门板上,他的身上都是咸涩的海水气息,逼近马龙。马龙对接下来将要发生的事习以为常,他只是直直的看着张继科,不吐一字。

他的态度比海水还冰冷,张继科对着他的视线想找出一丝悔恨,愧疚,或者还有爱。

但是张继科什么都没找到。

马龙已经不是刚刚二十出头的年纪了,他懂得收敛自己的情绪。他不再是那个看见张继科就眼睛明亮的小小话剧演员,也不再是那个会在张继科靠近的时候就会红透耳垂的情人。

落魄的时候遇到心爱的人是一场劫难。

张继科就是马龙的劫。

十五年未曾改变。

【多cp】爱久见人心·4

思维混乱,本章胖雨。

娱乐圈。
CP预警:獒龙/昕博/胖雨/杀团/轩远
其余待定。
OOC慎入,勿转出LOFTER勿上升。
自娱自乐。
————————————
爱久见人心·4

张继科对马龙的回答,好像并不在意。摆了摆手,把披着的毛巾搁在一边,嘴角撇了撇,实在看不出情绪。

本来好好的聚会,估计也进行不下去了,孔令缓缓的将游艇掉头,往回开。

江面上五光十色的倒影,再无人欣赏,船舱里挤满了默不作声的人,有些沉沉睡着,有些望着漆黑的窗外,气氛冷到了极点。

坐在二层吹风的林高远并不知道。

今晚经历的事超出他的预计,脑子还有些发蒙,直勾勾的盯着泛着波浪的江水,间或有零星灯光扫过他的眼眸,晃出一丝神采。

“把毯子盖好吧你,不然明天要感冒了。”孔令轩冷不防一句话,林高远才勉强回过神,没头没脑的接了一句。

“秋天的水真凉。”

林高远说这话的时候声音挺小的,孔令轩却还是淡淡的顺着他的话,补了一句。

“望穿秋水等了一场空,心比水凉。”这话说的漂亮极了,颇有几分什么文人墨客的忧伤气息,林高远差点为他鼓掌了。

可惜,游艇已经靠了码头,岸上的几个助理都赶快过来接自家大明星,刚才发生的事大家十分默契的只字未提,张继科没带经纪人和助理来,找周雨要了个帽子,压了压帽檐就走了。没人出声挽留,也没有一句关心,林高远觉得他的背影有点悲凉。

“这种情况,他是不肯接受别人半句怜悯一样的关心。”

周雨指挥两个助理把已经睡着的樊振东扶上车,拉着林高远一起坐进车里时候说的话。

樊振东睡着的样子没有他板着脸那么凶,依稀可见还没褪去的稚气,却也已露出了成熟的锋利棱角。他像是一个矛盾体,却是个光芒耀眼的矛盾体,少年老成,却又带着少年的纯真。

林高远眨眨眼睛,看着趴在周雨肩头睡得安稳的樊振东。

周雨小心翼翼的从自己包里拿出手机,看了一眼明天的行程安排,樊振东似乎被他的动作弄醒了,眼底一片将醒未醒的朦胧,伸手把周雨环的更紧。

“雨哥,晚上一起睡啊——”樊振东喃喃自语。

林高远风中凌乱,呃,如果车窗打开了或许有风。下一秒,更让他凌乱的场面出现了。

周雨稍稍偏了偏头,眼底含着笑意应了一声,“好啊。”温柔的像醉人的春风,绝不是那个反手一巴掌把小偷糊在墙上的周雨,绝不是他认识的周雨。

林高远咽了咽口水,自我催眠忘掉今晚的一切。不过好歹给他安慰的是,周雨没有真的跟樊振东回家。他们一起把小胖儿送回屋子安顿好之后,周雨跟着他一起下楼了。

小胖儿住的是高级公寓小区,出入很严格,那些狗仔只能趴在小区外面,鬼鬼祟祟。周雨他们从后门进来,也让空车从后门出去吸引注意,两个人打算一路走回去。

“我说,你那个啥小胖儿吗,他知道不?”林高远憋不住话,先开口问。

周雨笑了笑,好像有什么夸张的事情把他彻底逗笑了,半天都喘不过气,林高远听他这么笑有点发怵,尤其是在寂静无声的深夜街道上。

“这事儿能让他知道吗,让他知道是害了他。”

周雨望着樊振东之前坐的车走远了,突然没了力气,他很想试试那种笔直摔倒在地,撞个鼻青脸肿的姿势,今天发生了太多事,耗尽了他的力气,他已经站不起来了;却还是怕疼,靠着墙慢慢坐在了地上。

他怕疼,大概是笑话。

“我快要追不上我的小胖儿了”他的嘴唇抖了抖,神情慌张的又换了一种更官方更冷漠的措辞。

他抬起头,一字一句绝望的对林高远说。

“我快要……追不上大家的樊振东了。”

周雨眼睛亮的可怕,就这么直直的看着林高远,看的林高远打从心底发毛。从周雨的瞳孔里颤抖不已的情绪倾泻而出,将他自己淹没,也撼动了林高远。他没见过这样的周雨,绝望到心如死灰的模样。

林高远不太懂周雨为什么突然迸发了这么强烈的情绪,不过周雨接下来的话让他稍微有了些眉目。

“可哥的表达方式很直白,也不计后果,那是因为他和龙哥已经到了那个位置,他有底气有能力。可我不一样,我什么都没有,所以我不能说,我甚至都不应该有这样的念头,因为这只会害了他。可哥和龙哥已经并肩了,可我离小胖儿越来越远了。”

【多cp】爱久见人心·3

诈尸起来冒个泡,证明还活着。
娱乐圈。
CP预警:獒龙/昕博/胖雨/杀团/轩远
其余待定。
OOC慎入,勿转出LOFTER勿上升。
自娱自乐。
———————————— 
我真的不知道敏感词是啥,放过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