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一

weibo: https://weibo.com/u/1887443582 ●胖球●逸真●青宇唯●懒癌●欧美:锤基◇盾铁◇寡鹰◇鲨美◇瑟梅◇詹本◇麦雷◇DC.PN.HW◇

【昕博】Say U Love Me(一发完)

Say U Love Me

@凉州雁字 要的教师节贺文,校园甜文短打。
那啥,我不会写甜文。
一句话獒龙在结局,不想看可以不看。
没有这种甜甜的幸福经历,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写出这个甜甜的梗,我从网上看来的。
啊对了,各种烂俗梗。
标题和剧情完全没有任何关系……
写的好糟糕。
请勿上升任何人,ooc。
————————

A大的名声在外,能考上这个学校,方博觉得除了自己高三那年拼命刷题还有一点点狗屎运的成分。

虽然学校离家近,但是自己也不应该在开学前一天熬夜打游戏吧。嗯,可是自己拿起手机就舍不得放下,毕竟陪伴了自己三个月虚度的放浪假期。

方博坐在公汽上打起了瞌睡。

本来打算早点去给室友留下个好印象啥的,如今晨曦的光落在他的睫毛上却像是千斤重,压的他睁不开眼睛。周末早晨,这趟线路本来就没什么人,车轮滚滚压过马路,沙沙的声音,催人欲睡。

方博不记得自己是什么时候睡着的,但是他绝对忘不了自己是怎么醒过来的,真他妈丢人,他是被身边坐着的一个大老爷们捏住鼻子不能呼吸,憋醒的。

不知道你们有没有这种经历,突然看到一个美好的事物,第一反应是懵逼。方博张着嘴,到嘴边的质问硬生生的转了个圈,晃悠悠的滚回了他的肚子里。坐在他旁边的男生看起来和自己差不多大,穿着一件宝蓝色的运动服,里面是一件黑色的,大概是短袖吧,带着黑色半框的眼镜,抿着嘴唇瞧着他。

他正好背对窗户扭头看方博,早晨还算柔和的光芒给他的轮廓轻巧的镀了一层温柔。大概因为动作的关系,他鼻尖上的眼镜框顺着往下滑了滑,他很自然的用拇指和食指捏着镜腿往上挪了挪。

方博这才注意到,这人有一双让人羡慕的手,修长有力,线条完美。

这已经不是懵逼不懵逼的问题了,方博内心闪过无数个念头,诸如,自己有件和他一模一样的蓝色运动服就塞在自己手边的箱子里,他肩上那滩不明的湿痕会不会跟自己有关,他为什么要捏自己的鼻子,等等之类的话题。却不知道如何开口。愣了半天,方博弱弱的说了一个字。

靠。

那个看起来就像是会招惹姑娘就差把“苏”字写在脑门儿上的男孩儿居然笑了起来。

“A大到了,不下车报到去么?”

方博又回了他一个字。

靠?

从突如其来的尴尬窘迫震惊和一丝羞赧中回过神的方博慌慌张张的提着行李下车,好歹想起来和他磕磕绊绊的说了句谢谢。

虽然是新生,可方博之前经常跑到A大来玩儿。他有个在A大读研的表哥,以前没少带着他满校园溜达。他提着行李往里走的时候正好看到他表哥,对于他在车上睡着差点坐过站的行为,他表哥倒是没说什么,反而在听到他说起那个捏他鼻子的男人,表情有那么一丝古怪。

“离他远点。”

他表哥皮肤颜色有点深,一般很难看出细微的表情变化,方博只听出表哥语气里的语重心长,没来由觉得心里紧了一下。他不是没听过,说开往学校的公汽线路有一个精神不太正常的人,整天混上车捏捏这个碰碰那个,该不会就是自己碰到的那个吧。以前好几年坐这趟车都没碰到,第一天上学就这么刺激……吗?

等等,重点不该是这人怎么知道自己要在A大下车么?

方博的表哥帮他把行李安顿在宿舍就急匆匆的走了,研究生的日程排的满满的,抽空来帮他归整宿舍已经实属不易。表哥走的时候还不忘语重心长的嘱咐再三,下次再看到那个带眼镜儿的人。

绕道走。

在方博一脸诚恳的保证下,他表哥才放心离去。

A大的新生军训在九月底,新生们先在学校待两个周,上课,新生培训。在学校的头一夜,各种学生会部门、特色社团招新,学长推销辅导材料和生活用品啥的让方博应接不暇。

第二天开学第一堂课,方博打着哈欠被他刚认识的舍友拉进了教室。不知道为啥那群女生叽叽喳喳的坐在前排,乌泱泱的一大片,看着就头皮发麻。

“怎么这么积极?”方博不明所以,戳了戳他的室友。他室友正在打瞌睡,听到方博问他,模模糊糊的回答了一句:“啊?我不知道啊好像听说是教授有事来不了,新来的助教替我们上第一堂课。说是以前就在学校里出了名的皮相好。”

哦,搞了半天是看帅哥。

方博没了兴趣趴在桌上摊开了课本,刚把眼皮抬起来,却吓得差点站起来。踏着上课铃走进教室的助教就他妈是昨天自己在公汽上碰到的那个人!

很明显对方也看到了他,推了推眼镜儿笑着说,“吴教授带队参加学术研讨会,下周才能赶回来,这周的课由我带一下。”方博看他没盯着自己,心里松了一口气,大概对方不记得昨天的事儿了吧。

那口气还没吐出来,方博差点被他接下来的话呛死,“吴教授比较严格,不能迟到早退,尤其是方博同学,上课可不能睡觉。”

靠,原来他记得!

不对啊,他咋知道我叫啥???

方博觉得自己脑细胞有点不够用了,回了他一个迷茫的眼神。没想到接下来又遭受了一连串的打击。

“上课应该有上课的样子,不能喝饮料,嗯,最好也少喝水,水喝多了流口水。”他这句话带着十足的戏谑,看向方博说了出来。

原来昨天自己真的把口水流到他肩上了啊?

这人今天穿了一件黑色的短袖,干净利落。好在他还记得这是在教室里,转身在黑板上写下了自己的名字和邮箱账号。“我叫许昕,是吴教授的助教,在A大学习今年是第五年了,希望大家也能享受这里的学习时光。我也很乐意和大家进行学习方面的交流。”

这节课大概是方博人生中最难忘的课,没有之一。

下课的时候方博拉着舍友飞也似的跑了。虽然他知道许昕被女生们围着,肯定不会看见自己,但他还是乖乖听他科哥的话吧。

学校食堂饭菜的味道挺不错的,方博吃了晚饭打算在学校里晃悠几圈,不知道是不是散步姿势不太对,他刚走到操场就碰到了迎面而来的许昕。方博自认为坦荡,也没躲,打算跟他打个招呼,自然而然的那种。然而许昕完全没按方博的剧本走,方博刚举起来准备打招呼的手被他一把握住。

喵喵喵???

方博满脸都写着问号。

“我陪你走走。”许昕一脸真诚的看着方博。

那你……倒是把手撒开啊!我哥真没骗我,这人有毒吧,怎么跟蟒蛇一样这么缠人呢?

两个人各怀心事走了一路。倒是没人再提把手松开的事情。夏天的热度还没褪去,方博的手心已经变得潮乎乎的了,他动了动手指。许昕侧头看了他一眼,镜片反射路灯橘色的光泽,温柔平和。方博赶紧把手抽了出来,四下瞅了瞅,好歹走到了实验室这边,平常这边儿就树多人少,这会儿几乎就没人了。

方博紧张的咽了咽口水。

许昕忍不住笑了一声,“你吓得魂都要没了,怕我吞了你?”

方博没应他。

许昕好像也根本就不在乎方博有没有回答,“要吞你。四年前看到你跟在张继科身后的时候就把你吞了。”

四……四年前?

方博的脑子像是突然被雷劈了一样噼里啪啦的炸了,四年前他送自己表哥来上学,那是他第一次进A大。方博当年留着一个妹妹头,好奇的这瞅瞅那摸摸,张继科去办手续留他原地看行李的时候碰到了一个臭流氓。

“这谁家上学还把童养媳带来了,哈哈哈。”

方博那暴脾气,上去就踢了那人一脚。正好张继科弄好了回来,把方博和行李都提溜走了。留下刚开学,新买的裤子上就印上了一个大大鞋印的许昕。

许昕抱着胳膊脸上还带着笑,方博的气势完全不见了,低眉顺眼,“那你四年前不戴眼镜儿,我,我,我没认出来情有可原。”

方博冲他一弯腰,“对不起,我为四年前那一脚道歉,许昕,对不起。”

许昕看着面前神情认真的方博,抿了抿嘴唇。或许是每次都在学校里能看到这个小孩儿,那天上车他坐在自己身边,头靠着自己肩膀睡着了,自己也一直没动。不知道为什么,对他好像从来就没有生过气,记过仇,只是忍不住,逗一逗他。

那天的公汽开的很慢,日升的也慢,方博的头靠在他肩上晃晃悠悠的,让他的心也跟着慢悠悠的晃了起来。

“光道歉可不成,你得帮我洗衣服啊方博,口水淌了我新买的运动服,得负责啊。”

方博被他的话弄的臊的慌,连耳根后面都红透了,幸好天黑,许昕的眼神也不好,看不见。

不是。我一个大男生怎么跟个小媳妇儿似得害臊,我我我臊个屁,谁怕谁。我给他洗件衣服还能把自己个儿赔进去不成。

方博一咬牙,说,“好,我负责。”

许昕镜片儿后的眼睛眯了眯,成了笑模样。

马龙看了看实验楼下的两个人,冲着自己身边的张继科问了一句。

“不拦着点么?”

张继科没应他的问题,反而瞅着他笑了笑,手搭在马龙的肩头。刚才他们是听到楼下的动静才急着出来的,两个人都还穿着实验室的白大褂,张继科倒是不嫌脏,得寸进尺的将马龙大半个身子都揽住。

许昕对方博有点心思却也等了他四年,等他成了年,也进了A大,才进一步。而自己之前也嘱咐过方博离许昕远点,自己往猪圈里跑的白菜是留不住的。张继科也不傻,他笑眯眯的看着马龙,反问了一句。

“你师弟把我师弟拐跑了,怎么办。我们肖教授最看中的小师弟啊,说是要好好培养成得意门生。何况方博儿还是我表弟,龙,你说咋办吧?”

马龙由着他的动作,转过头,笑的十分生动,还带着一丝得意。

“那,赔个师兄给你,你看咋样啊继科儿。”

评论(13)

热度(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