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一

weibo: https://weibo.com/u/1887443582 ●胖球●逸真●青宇唯●懒癌●欧美:锤基◇盾铁◇寡鹰◇鲨美◇瑟梅◇詹本◇麦雷◇DC.PN.HW◇

【昕博】Whistle-7●完结(ABO)

私设如山的非典型ABO.就是xjb乱写的产物。
一句话獒龙是因为还有个獒龙姊妹篇。
所有OOC都是我的。
请勿上升任何人。

【昕博】Whistle-1 (ABO )

【昕博】Whistle -2(ABO )

【昕博】Whistle-3(ABO )

【昕博】Whistle-4(ABO )

【昕博】Whistle-5 ( ABO )

【昕博】Whistle-6(ABO)

____________________
 许昕比方博先醒过来,昨天晚上从厕所怎么搞回房间的他不太记得了。虽然并没有喝太多酒,可是记忆这种东西一下子涌进来太多脑子也是会被搞乱的。

 挣扎着从床上起来,许昕才感觉后背火辣辣的疼,肯定是被方博祸害的。空气里还飘荡着两个人水乳交融的信息素气味,会让人晕头转向的味道。

 啧,怎么就成这样了呢。

 明明该走温婉柔和路线的爱情就变成了轰轰烈烈的的狗血剧?

 他和方博好不容易手拉着手,却没走上光明大道而跑向了歧途岔路,如果现在不解决,可能会越跑越远,越跑越偏。

 其实,方博的身体情况他是知道的。只是方博以为他不知道罢了。昨天的方博自暴自弃,他却是真心高兴的。高兴什么,也不过就是那点太久未见的相思之苦烟消云散。自己能正大光明的抱着方博,能看看他。

 他出门的时候很意外的在楼下大厅看到了张继科。昨天订婚宴,今天居然起的意外的早,许昕难以置信的又擦了擦自己的眼镜儿。下一秒张继科就直接揪住了他的衣领。

 “你他妈在我订婚宴上搞方博,不怕我们揍你?”张继科的语气听不出什么情绪,但许昕绝不会单纯到认为他是在开玩笑。好在现在太早,酒店大堂没什么人,许昕抿了抿嘴唇,只是看着张继科也什么其他的表情。

 如果张继科是来兴师问罪的,却也不太像,许昕吃不准他的打算,所以并没有接话的意愿。两个人面面相觑,大约得有十来分钟没有说话。还是张继科受不了先开口,“打算怎么办,你也知道他现在身体不太好,伯父伯母那你怎么说。”

 这事儿许昕倒是已经想好了解决办法,微微勾起嘴角,却被张继科一巴掌糊了脑袋,“说正事儿,笑什么?”许昕只好撇了撇嘴角,端着一本正经的的模样回答他,“我父母那儿没什么太大的问题,我会去说的。”说到这儿,他顿了顿对上了张继科的视线,继续说:“不过我大概知道了关于他身体的秘密,他并不是有缺陷,而是只和我契合。”

 张继科好像很吃惊,转念一想又放下心来。

 许昕和方博像是互相汲取能量相互依偎的树木,并不会有高低之分,而是温柔的缓慢的一起扎根,一起生长,地面上并齐展开的茂密枝叶,地下细细缠绕在一起的根茎。

 张继科松了一口气,放开了许昕的衣领。其实在他揪住许昕衣领的时候已经闻到了他身上的信息素,有他的也有方博的。

 许昕冲他点了点头,转身往回走。

 方博已经醒了,趁着还有力气,去浴室洗了一个澡。他不是毫无常识的三岁小孩儿,昨晚做到后来自己确实进入了发情期。今早醒过来的时候,身体的变化也能证明他的猜想。

 他的手扶着墙壁,腿还有些打晃。发情期的omega,体质太过特别,他现在能立在这儿洗澡已经是个奇迹,或许应该赞美自己的坚强意志。

 许昕停留在房门外迟疑,方博已经能感觉到他的气息,冷冽的雪松还松松垮垮的裹着自己的梅子清酒味道,让他本就还处于发情期的身体又开始蹿火。许昕站在门口,没进来,他的信息素却已经开始温柔的安抚方博。方博勉强撑着一头又栽进被子里,继续昨晚的自暴自弃,任由发情期omega的香甜飘散出去。

 这信息素确实起了作用,许昕开门进来了。方博没有动,他用脸蹭了蹭被子,把脑袋埋的更深。

 他有些迷糊,不仅是因为发情期身体的热潮搅乱了他的脑子,也因为他这莫名其妙的发情期。那医生不是说自己不会有发情期么,那昨天晚上怎么回事,现在又他妈怎么回事?!

 许昕坐在床边,手掌贴在方博的后背上,顺着脊柱的形状慢慢抚摸。像是给宠物顺毛,又像是裹着暗示的撩拨,把方博脑子搅的更乱。

 在许昕靠过来之前,在他稀薄的理智被身体热度燃烧殆尽之前,他分明听见了许昕说了一句话。

 “方博,你就是个傻子。”

 张继科见许昕回房,才放下一颗心,坐在一边咖啡厅里的邱贻可冲他抬了抬下颌。他立刻心领神会的坐了过去。

 “所以,医生告诉你,方博的发情期不是没有,只是只有许昕能刺激他进入发情期?”张继科庆幸自己没有喝咖啡,现在也不用在听完邱贻可的话之后做出什么喷咖啡的夸张举动。

 邱贻可身子微微后仰,整个陷入松软的沙发里,双手搭在扶手上,冲张继科点点头。

 张继科冲他竖起了大拇指,“所以你故意不让他们见面也是希望这次见面刺激大一点?”

 “不,我是真不希望侄儿跟许昕在一起。”邱贻可如今想起来,语气里还带着一点咬牙切齿。“我还寄希望能让侄儿自己好起来,结果……”邱贻可坐直了身体,一巴掌拍的桌子抖了抖。

 “那邱哥你知道许昕曾经有信息素缺失的病么。”张继科又问了一句。

 邱贻可点头,“知道,真他妈像条蛇,缠着我侄儿就好了,撒开就不行。”

 张继科觉得许昕可能最大的阻碍是此刻坐在自己对面的这个人吧。

 不过那又如何,许昕和方博就像是特意为对方空出缺陷的拼图,只有彼此才能如此严丝合缝的靠在一起,变得完整。

 许昕的分化过程也出了那么点岔子,信息素缺失。可方博分化的那天,他确实闻到了自己的信息素,那么一切都说的通了。

 在分化期的很久很久以前,他们两个人就已经紧紧的缠在了一起。命运给他们烙上了只有彼此才能填补的痕迹,而最后缘分吹着口哨,给他们牢牢的绑紧,密不可分。

 嗯,希望邱贻可参加他两婚礼的时候能稍微开心一点,不要提刀过去就成。

 张继科这么想着。

(全文完)
——————————

 感谢阅读,拖了这么久终于完结了。之前三月份因为工作变动所以变得很忙碌,直到这个月中旬终于又回原单位了,有更多时间写文。之后会加紧写其他的文。

 再次感谢你们看完这个毫无文笔毫无情节毫无特色的“三无”产品。十分感谢。

评论(16)

热度(1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