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一

weibo: https://weibo.com/u/1887443582 ●胖球●逸真●青宇唯●懒癌●欧美:锤基◇盾铁◇寡鹰◇鲨美◇瑟梅◇詹本◇麦雷◇DC.PN.HW◇

【獒龙/昕博】占尽风流·壹

民国脑洞,她的@泪浅显 
ABO.架空,主cp标在标题了,其他cp,请参考其他文。
不适请及时叉,勿转出LOFTER.勿上升。
谢谢。
——————————————

占尽风流·壹

初春时节,虢雱城里多了一件喜事,应该算是喜事吧。

张继科这么想着,从马上下来,缰绳甩给副官,进了许府。

许府张灯结彩,喜气洋洋,气氛挺不错的,却空荡荡的不见一人。张继科却好像已经习惯了这事儿,径直往花园里走。和府里其他地方冷清相比,花园里称得上人山人海。

“许昕我x你大爷的,博哥堂堂七尺男儿凭什么嫁给你?!”

张继科半只脚刚踏进许府的花园,就被方博的喊声震了一震,稍稍抬起眼皮就看到了这么一个鸡飞狗跳的场面。方博满头大汗的骑在墙头上,底下围了里三层外三层的人。许昕一只手都快够着方博的脚腕了,又被他一脚踢开。张继科笑了笑,得,就算方博是个坤泽,也是他们肖门的人,脾气秉性一模一样。

方博逃婚,次数多到数不清。

至于逃婚的理由,众人说法不一,有说许府苛责他,让他还没过门就操持家务;也有人说许家的公子恐怕也是个坤泽,娶方博只是为了撑撑场面。

而实际上,方博只是心里不服,凭什么就因为自己是个坤泽,就得和一个乾元捆绑在一起,甚至还要给他生孩子。虽然他确实觉得许昕还不错,可就是觉得要自己结婚是件荒唐的事儿。他骂骂咧咧的又把许昕踹了下去,许昕还是好脾气的哄着,伸手想把他抱下来。张继科在一旁瞧着热闹,也不出声。

没想到,一个他从未听过的声音突然冒了出来,若让他形容,兴许是三月刚解冻的泉水,冷冽却带着温柔。

“都这么大的人了,胡闹什么?”那人说。

张继科寻着声音,瞧见了墙边立着一人,他和众人一样稍稍仰着头看着骑在墙上死活不下来的方博;可他和众人又不太一样,他侧脸下颌轮廓柔和的隐没在长衫的立领下,让张继科浮想联翩,失魂落魄。这会还早,晨曦在他的鼻尖落下金色的光泽,泛着蜜一样。张继科的喉结微微一动,觉得嗓子眼有些痒。

“这是谁啊,瞧着眼生。”张继科扯了一边看热闹的管家问话,管家好像对这个问题已经熟稔,大抵是问的人多了,顺口也就回答了:“这是我们家公子的师兄,现在秦门主事的人,姓马。”

虢雱城里秦门和张继科处着的肖门名头一样响亮,张继科能和许昕成为至交多半也跟他们的之间往来的生意有关。肖门走的是官路,扎根在军营里,张继科从小在沙场上摸爬滚打,现在接过了前面几位师兄的位置,成为虢雱城里的新少帅。而他们秦门走的是商路,这位姓马的少爷,张继科听许昕提过几次,不算平易近人,大约许昕从小就是皮惯了,他这位师兄从小就是挑大梁的,平常都板着脸,不苟言笑。

只是张继科不知道,这位马少爷生的如此夺目,像是话本里的谪仙。

晃神片刻,方博已经被许昕够着怀里。方博比几个月前的脸圆了些,愤愤的扯着许昕的衣领。“想让我和你成亲,做梦呢吧!博哥我还没潇洒够呢。”许昕也不生气,依旧笑眯眯的将方博搂着,转身冲他的师兄说:“师兄,大老远请你来,是来观礼的,没想到让你见笑了。”

马少爷笑了笑,算作回答。

许府一群人围着他们的少爷抱着未过门的少奶奶,又出了园子。偌大的花园,刚刚还挺热闹的,现在只剩下马少爷和张继科了。

评论(11)

热度(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