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一

weibo: https://weibo.com/u/1887443582 ●胖球●逸真●青宇唯●懒癌●欧美:锤基◇盾铁◇寡鹰◇鲨美◇瑟梅◇詹本◇麦雷◇DC.PN.HW◇

【R.E.D.】特工W和军需官F.chapter.018

chapter.018

军需官F跑的太快以至于到现在他的心跳还未恢复正常,怦怦怦的撞着他的胸口,疼的他喉咙发紧。

特工W一步一步走了过去,快要凝固的血顺着他的手臂,手指,滴在地面上。

滴答,滴答。

夕阳已经渐渐消失,不知名的店里传出钢琴声,悲怆又冷漠,特工W下意识的避开了军需官F那过于明亮的双眼,开口声线满是沙哑。

“怎么来了?”

军需官F并没回答,一手将他架住。虽然特工W比自己高了半个头,但F依旧强势的架着他走向车子。

偏僻无人的小巷,只剩他们两个人的身影,长而淡的落在身后,摇摇晃晃的向着血红色的太阳而去。

W特工坐在车里抽烟,烟雾稀薄的萦绕,模糊了药房里的军需官F,和他认真挑选药品的侧脸。明明是迫在眉睫又危险刺激的处境,军需官F却让特工W生出一股违和的温柔。

他突然忍不住喊了一声。

“冯建宇”

军需官F拿药的手顿了顿,消炎药瓶险些摔在地上。不过是喊了一句自己的本名,就心惊肉跳的不像话。好像所有从他嘴里蹦出的字句都成了魔咒,会让自己失控。

关于自个儿名字被知道的事儿,军需官F似乎并不太在意。回去的路上只字未提,只是在替W包扎的时候下了几分力气,疼的他皱了皱眉头。

第一天不算顺利,至少在军需官F看来,他们一无所获,W却意外受了伤。但W特工知道,甚至,他在看到那份文件、遇见那个人的时候已经可以断言这件事的前因后果,却无法开口告诉焦急的F。

他坐在沙发里,受伤的手包扎妥帖安放在腿上。视线却不安的落在阳台上F挺直的脊背,夜风有些凉意,吹的F没来由的脊背发寒。其实F不知道,W一直在看着他,毫无神色起伏的视线从他的脖颈扫视到腰胯,来来回回,严肃却迟疑,仿佛要确认什么,表情一如既往的坚毅,喉间却无比干涩,这句话W始终说不出口。

“F你瞧,这件事因我而起。”

鲜血,屠杀,毁灭,这全部都是因为我,全部都是。

我是一把刀,沾满血和罪的刀。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