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一

weibo: https://weibo.com/u/1887443582 ●胖球●逸真●青宇唯●懒癌●欧美:锤基◇盾铁◇寡鹰◇鲨美◇瑟梅◇詹本◇麦雷◇DC.PN.HW◇

【R.E.D.】特工W和军需官F.chapter.019

chapter.019

曾经的特工W,在被选入R.E.D.之前,是生活在WAPITI这个组织里的。

孩童就像一张白纸,你泼墨他就变成黑色。特工W的颜色,在他用剪刀捅穿人贩子胸口的那刻,就被刷满了红色。鲜艳欲滴,始终好像饱含鲜血淋漓的红色,沉重又血腥。

正巧路过的Michael,就是那个外国人看中了他。

从乱哄哄的集市上,拥挤不堪又惊慌失措的人群里一把拎走那时候还是个小孩儿的特工W。W以为他来救赎自己,没想到他把自己拖入了更深的地狱中,他教会了W所有的技巧,怎么杀人,怎么放血,隐蔽和格斗。

但W学会的第一件事是忍耐。

被子弹擦过腹部的Michael,淡定自若的给自己缝合伤口。

他那时候中文说的还不算流利,语调有些生硬的一边缝合一边告诉特工W,“只有忍耐才能专注,只有专注才能达成目的。”

忍耐一切,痛觉,或者爱意。

W跟着他,成了凶狠的幼兽,獠牙毕露。

Michael是WAPITI的首领,顺理成章,W也加入了他们。时至今日,他依旧记得那位姜黄发色的男人阴沉坐在椅子上,让自己跪下亲吻他戒指的场面,压抑又难堪。

WAPITI,赤鹿。被血和肉染红的动物,即使以前食草也危险无比。

在WAPITI的生活时间,是W特工最不想回忆却铭刻最深的记忆。

他执行过许多肮脏又黑暗的抹杀任务,精准又妥善的处理每一个名单上的人。他只能感知到这个世界所有的阴暗与恐惧,从将死之人的眼里传遍他的全身。

直到有一次,那位女政客躺在地板上神色平和,大片的血液从她的脖上伤口涌出,W完成任务打算转身离开,他听见女政客仿佛叹了一声。

“我的儿子跟你差不多大,你这样看得我难过。”

W被她的遗言震惊,倒退半步,神色出现了裂缝,好像心底被封存的感知与人性被救出了深渊。

从那一次开始他矛盾又残忍的在WAPITI里举步维艰,精心策划假死的计策,W特工脱离了那个牢牢禁锢他人性、灵魂的地方,走进了R.E.D.的大门。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