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一

weibo: https://weibo.com/u/1887443582 ●胖球●逸真●青宇唯●懒癌●欧美:锤基◇盾铁◇寡鹰◇鲨美◇瑟梅◇詹本◇麦雷◇DC.PN.HW◇

【红尘●贰】风天逸x羽还真

受欢迎程度让我受宠若惊,生平第一次这么多红心,感动。


贰●花台下酒共饮

“清风院里的人,有点意思。”易茯苓走的时候对风天逸如是说。风天逸一开始还未反应过来,半晌只淡淡开口,神色未变,“是个傻的,怪可怜。”

易茯苓闻言突然换了个神情看着他,似笑非笑,琢磨不透,“怪不得你还舍得让他到处跑,原来你还未曾见他一面,才会说他傻。我看这是你叔叔做的唯一一件好事,你最好别错失良机。”风天逸见不得别人说教,只摆了摆手,“我的私事与我们的合作并无关系,我自己会处理。”

“都说羽皇陛下智勇双全,我看你风天逸才是个傻的。”

“……”

眼见易茯苓从小路出去之后,风天逸才差人过来询问,“今日他去了哪儿,为何易茯苓会看见他?”

侍卫心下也纳闷,平日羽皇除了例行报告从未特召他前来汇报“那位”的行踪,但也只得毕恭毕敬的俯身行礼,拜跪在地回答,“禀陛下,皇后今日追那只机械鸟,闯进御花园西面,碰上了易姑娘。”

风天逸手撑着额角,还在品味易茯苓说的那段话,百思不得其解。不过天色尚早,不若自己亲身前往一窥,是何样人物便有定度。

春日里天不算热,用过午饭风天逸只带了两名随从,破天荒的往清风院去了。刚绕过御花园,就听到清风院震天响,轰隆一声冒起了黑烟,风天逸心头一紧,想着这人到底怎么回事儿,好歹也是皇后,这么没规矩,胡闹到自己受伤怎么办?脚下加快步子,因为有些生气,推门动作大了点,正好把往外冲的羽还真撞到在地上。

“啊,疼疼疼。”羽还真揉揉被撞红的脑门,抬头想看清这人的样子却只看见他玄色衣袍滚着金边的一角。这是什么人,撞了人连句道歉都没有就走了,羽还真撇了撇嘴角,自个儿从地上爬了起来。

风天逸急匆匆的来。

又急匆匆的走了。

他有些见不得那人眼里的清澈,他倒在地上,头发不知什么缘故有些凌乱,衣衫不整狼狈的可笑,好像刚刚逃难出来。可他那双眸子却实在让人心悸,纯粹又不加掩饰的美好,让人觉得惊心动魄。风天逸很没出息的掉头就走,害怕自己多停留一秒都会忍不住开口,与他扯上什么关系。这与自己或者他,都不算好事。

羽皇第二次降旨,给皇后安排了三倍的守卫,算是变相软禁在了清风院里。

羽还真心想,这人大概是真的恼了自己,一开始还由着自个儿玩,可现在把自己生生困在这小院子里,憋屈的慌。他不知道自己和羽皇素未谋面,为何他就如此厌恶自己,不过这从小到大的忽视与鄙夷,自己受到的还少吗。只是想要困住他,羽皇派来的人还少了点。

羽皇陛下半夜肯定睡了,自个儿跑到御花园坐坐也不是不可以。羽还真这么安慰着自己,一边用自个儿配的钥匙打开了清风院的后门,用机械鸟引开守卫偷偷溜了出去。

他到御花园的时候彻底傻了眼,御花园灯火通明人来人往,简直比白天还要热闹。他进宫也有小半年,却从未见过这样的场面,忍不住躲在一边瞧了几眼。

风天逸是被他的皇叔叫来御花园的,已经三更天,他的皇叔偏偏摆了一桌鸿门宴,等他来。近日他越发觉得情势紧张,朝堂上不少大臣已经有倒向他皇叔的趋势,但他皇叔今日偏又寻了个理由请他喝酒,他也只能将计就计,先来赴宴。

这顿饭吃的极其憋屈,他皇叔明里暗里都在敲打他。结婚成家可得夫妻和睦,大臣们对他冷落皇后有些不满。这算盘打的好,塞个自己一个傻子一样的人,还得让自个儿配合一幕鹣鲽情深的模样。

羽还真趴在草丛里偷看了半天,无奈离得太远,什么也没看的真切,直到他看见一大群人执灯离开,才偷偷溜了出来。他还以为人都走光了,看见风天逸坐在黑暗中独自饮酒的时候吓了一跳。

他未曾见过羽皇,自然无从知晓风天逸的身份。但风天逸却是见过他的,冲他扬了扬下颌,“过来陪我饮酒。”羽还真虽然不知道这人为何如此高傲,不过看起来不像是坏人,自个儿也实在好奇,于是捧着杯子坐在他对面的位置上,喝了一小口。

辛辣的酒液火烧火燎的掠过羽还真的喉管,呛得他咳嗽了几声,“好辣,这个酒一点都不如果酒好喝。”他吐了吐舌头,放下酒杯,脸色已然酡红。他此刻的艳红面庞镀上了远处宫灯的光泽,像是上等的绸缎晕染了瑰色的染料,又像是夏日雨后芙蓉花苞上最新鲜的粉嫩,让人很想一亲芳泽。今日他因为偷偷跑了出来,没有来得及编发,只在右侧髮发别了一排金属齿轮做装饰,依旧赤着脚,穿着一件单薄的天青色锦缎宫装,腰带还是松散的系着,坐在那儿,和平日里的风姿不太一样。

他偷偷打量风天逸,但因风天逸坐着的地方逆光,看不太真切,只觉得他气度高贵,穿着一件玄色的衣袍,想来应该生得不差。羽还真猜测这人肯定是什么官,被羽皇留下赐宴,席散了还意犹未尽,躲在这里偷喝酒。觉得他有些可怜,便和风天逸攀谈起来。

“我叫羽还真,你叫什么呀?你是不是什么大官儿?你肯定天天看见羽皇吧,他长什么样啊?”

一连串的问题让风天逸觉得好笑又可气,这人的问题这么直接不是摆明了告诉别人,他被羽皇冷落了吗?于是反问一句,“你是皇后,没见过自己夫君长什么样?”

“咦咦咦,你怎么知道我是皇后?”羽还真瞪大了眼睛,难以置信的表情看着他。

风天逸冷不防凑近了一分,打量他有趣的表情。羽还真这才看清他的脸,不禁倒吸一口凉气,这人生的未免太过好看了些。风天逸的五官英挺带着一丝邪气,尤其嘴角带笑的时候更显得颠倒众生,风华绝伦,却又不女气,自有一股皇者风采。羽还真有些愣神,呆呆的表情落在风天逸的眼底,更觉得他有趣,下定决心逗他一逗,

“我好看吗?”风天逸勾起羽还真的下巴迫使他对上自个儿的眸子,唇边扬起一个笑,低声问道。

羽还真就像一只乖顺的小动物,睁着湿漉漉软绵绵的眼睛,傻乎乎的点头。

然后他就被风天逸吻住了嘴角。羽还真一开始愣住了,看着凑近的脸越发赞叹风天逸这人真好看,睫毛也好长啊,等到他反应过来唇上靠过来一个温热的物体时,才开始拼了命的挣扎。

风天逸用右手按住羽还真挣扎的手,左手将他牢牢的禁锢在自己怀里。

羽还真的嘴唇柔软而湿润,大概是春日的缘故,身上有浅浅的花香,混合着自个儿口腔里的酒香,升腾出别致的滋味,浅尝辄止的逗弄差点失控成肆意妄为的掠夺,风天逸眯了眯眼睛,松开了羽还真。

风天逸头一次,处在失控的边缘,仅仅是一个蜻蜓点水的吻。

评论(69)

热度(5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