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一

weibo: https://weibo.com/u/1887443582 ●胖球●逸真●青宇唯●懒癌●欧美:锤基◇盾铁◇寡鹰◇鲨美◇瑟梅◇詹本◇麦雷◇DC.PN.HW◇

【红尘●柒】风天逸x羽还真

啊啊啊啊每天都好忙,赶着更新都没有空回复大家了,于是我很明确的告诉大家下章开车,请问你们想看小真真第一次在哪里被吃掉,是他在羽家的小院子,还是羽皇的正殿寝宫,请留言告诉我。
明天给你们粗长的肉←


柒●醉别烟雨

羽还真还真就乖乖去了正殿。

这是他第三次来正殿,第一次是他与风天逸成亲,第二次是他碰到风刃,虽然前两次都没给他留下什么好印象可这次他可是偷偷来看渊海天工的,总不会再出什么差错吧。

风天逸的正殿静悄悄的,往常那么多下人和侍卫都不见了,羽还真还有些纳闷,他推开虚掩的门,还是一个人都没有。风天逸的书桌上还堆着小山般的奏则,朱笔未干,羽还真现在不仅纳闷还有些害怕。陛下在这种时候叫我来看书,总觉得另有所图。

羽还真小心翼翼的绕到了后面的寝宫里,风天逸的寝宫挂着许多白底金丝绣羽纹的帷幔,他上次来这儿的时候是大婚那天,这儿挂着的都是红色的双喜万福金丝帷幔,看的他心里紧张,还是这素色看着舒服。

帷幔后他看到了斜靠在床榻之上的风天逸,他右手撑着额角,认真的看着手里的书。床边的灯花晃了晃,一层暖色的光泽镀在了风天逸的轮廓上,衬的他五官越发精致脱俗。床前有一张矮桌,桌上摆了几样都是羽还真喜欢吃的东西,还有渊海天工。

羽还真欢欢喜喜拿了一块糕点塞进嘴里,手刚摸到渊海天工的书皮,就被羽皇陛下连人带书拎到了榻上。

“坐这儿看。”

“陛下?!这是陛下的床,弄脏了怎么办?”

“我得看看你是不是只看了一页,怕你言而无信。”

“原来如此。”羽还真点了点头,一脸认真的坐在榻上翻开了渊海天工。他看书,风天逸看他。很快风天逸的视线就让他如坐针毡,频频分神,最后终于按耐不住。探寻的视线带着困惑不解,看向羽皇陛下。

羽皇陛下依旧保持着刚才那个侧卧的看书姿势,连眼皮都没抬一下。

大概是自己多心了,羽还真摇了摇头又开始认真看书,他将那页反复看了十几遍,确认每个字他都能记住才将书恋恋不舍的还给风天逸。

“多谢陛下,臣今天的一页已经看完了。”羽还真从榻上起身,打算离开。风天逸拍了拍自己身边,“过来,我有事要吩咐你。”

说实话,从小到大他一直不怎么受关注,在家里也是被人欺负的模样,风天逸大概是这世上对他最好的人了,他对风天逸的要求也就乖乖照做了。他坐在风天逸身边,比之前几次要大方了许多,风天逸冷不防捏住他的下颌,凑到他耳边,“之前我说过什么来着,只有我们二人的时候,你唤我的名字便好。”

“臣……我错了,对不起”羽还真一愣,好像自己似乎是忘了这回事儿,他感觉犯了错,立刻求饶。风天逸不喜欢他这个习惯,但也知道因为他自小在羽家过的就不是什么好日子,环境所迫。

风天逸有了三分不悦,“以后不许和我之外的人道歉,堂堂一国之后,有失身份威仪。”羽还真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风天逸才舒展了眉头,将他一把拉进怀里。

“明日带你回羽家,成婚已有三月,再不回去看看就说不过去了。”风天逸一边说着,一边伸手除了羽还真头上的发饰,他发现羽还真不是笨,是他一次只能思考一件事,此时自己说的话分散了他的注意,他断不会思考自己正在做的事情。不过说是回羽家,实际上风天逸是要出宫一趟亲自安排一些事宜。羽还真果真如风天逸所料,一直想着明日回家要做的准备,完全没有注意到风天逸把他好不容易穿戴整齐的华服,脱得只剩一件中衣。

等到羽还真回过神之时,风天逸已经唤人进来熄了正殿外面的所有灯,只留了床前一盏,他还没反应过来,风天逸则是毫不客气的伸出了手,将他扣在自己怀里,“今日太晚了,就在这里歇着吧。”

羽还真被风天逸搂着动也不能动,只好点点头,“但凭陛下吩咐。”

“你又叫错了,下次再叫错,就要罚了。好了快睡,明天陪你回家。”风天逸捏了捏他的脸颊,替他把外侧的被子盖了盖。

羽还真生出一股欢喜,却又不知为何,他揉了揉有些发烫的下颌,在风天逸怀里睡得香甜。

评论(50)

热度(2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