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一

weibo: https://weibo.com/u/1887443582 ●胖球●逸真●青宇唯●懒癌●欧美:锤基◇盾铁◇寡鹰◇鲨美◇瑟梅◇詹本◇麦雷◇DC.PN.HW◇

【红尘●玖】风天逸x羽还真

这章过渡,没啥,就是虐狗。
谢谢每一个看文,点红心,还有留言的人。

玖●残月未尽 枕畔可曾留君情

羽还真做了一个梦。

他在梦里成为了羽皇陛下的手下,羽皇陛下眉目依旧冷冽好看,欺霜傲雪,高高在上的跟他说,“羽还真。你不过就是我养的一条狗。”

生生被吓醒了过来,羽还真猛然一动牵扯到下半身,无比的疼痛。随之而来的还有羞愧难当的心灵震动,他略有些迷茫的睁开了眼睛,发现自个儿躺在清风院的自个儿的屋内。他本来就将床榻弄小了些,好多放些稀奇材料,此时到真切感觉到床小的坏处,他动了动腿就知道身边空无一人。

他独自一人醒来,心里空荡荡的。

皇家的多情也是薄情,何况他也不止一次听到过风天逸对待感情的看法。

“有了感情就会影响判断”

……

羽还真垂下眼睛,自我安慰,好歹陛下昨夜帮自己清理干净了,温柔缱绻一夜也不算太亏。他不情不愿的把衣服慢吞吞的穿好,整座院子静悄悄的连往常服侍他的下人也都不见了,这样也好,他没胃口吃早饭。只是这夏天刚开始,怎么连前几日吵人的蝉鸣都听不见半声,莫非连蝉都不愿意来自个儿的院子。

羽还真难过极了,又心生委屈,就差冲进院子里把那颗梨树砍了,想着又舍不得,院子里就那棵树能长出院墙,自由自在的伸展树枝。他披着外袍,因为身子还疼着,只能一顿一步的挪到门口,推开门想瞧瞧那棵树。

梨树枝繁叶茂,已经有些青色的果子羞答答的冒了出来,看着喜人。

只是羽还真没想到,树下的石凳上坐着风天逸,右手撑头在看手里的书册,穿着一件月白色长袍,衣摆都迤逦在满是泥土的地面也不觉得心疼,反而因为听见屋内动静而抬起头冲羽还真露出一个笑容,温柔体贴,“我还以为你得睡到晌午才能起,就没让她们进来吵你。”

羽还真怀疑自己又陷入梦里,揉了揉眼皮,定睛发现风天逸依旧在他面前,只不过从树下走到了他的面前,伸手扶住他。风天逸只是扶着他到树下,让他坐在自己腿上并不问他哪里不适,还好,不然他得羞愧致死。实在是他现在的状况如果直接坐在石凳上可能会疼晕过去,好在风天逸的腿给他当了人肉坐垫,羽还真也不拘泥这细节,坦然的坐在他的怀里。

正巧一个侍从轻轻推开院门想要进来禀告,这场面让他惊讶的半天都合不拢嘴。他还没有见过这般神情温和的羽皇陛下,满心满眼都盛满了他怀里的皇后,看来无论何等丰神俊朗或冷漠如冰,羽皇陛下喜欢一个人的时候也不过是一个平凡的人。

“陛下,照您的吩咐清风院内和院外百米内树上所有的蝉都清理完毕了。”

羽还真从看见风天逸那一刻起就还没缓过神,如今听到侍从这句话,却像突然醒悟了一般,怔怔的看着风天逸。

梦里带来的委屈不甘还有痛苦,都被这句话,这份心思,和眼前的这人的驱散。

他想,或许陛下也有一些喜欢他吧?

因为伤口的原因,羽还真只能吃清粥小菜,风天逸看着他吃完饭才将他抱回屋里的床上,又忍不住调侃一句,“昨儿半夜你撒夜症,嘴里嘟嘟囔囔说床板太硬,要回自己的床上睡。我只好抱着你一路从正殿走到了你这院子。”

羽还真觉得丢人极了,满面通红,结结巴巴的和风天逸道歉,“我……我错了,陛下恕罪。”风天逸没有接话,将羽还真放在榻上,又从袖口里摸出一罐伤药。

“把裤子脱了。”风天逸冷声命令羽还真,得来的却是那个乖乖趴着的羽还真一个不解的眼神,甚至还有一丝羞愤。风天逸觉得好笑,难不成自个儿在他心里就是个急色鬼,“给你上药。”他晃了晃手里的瓷罐,羽还真才听话的褪了自个儿的裤子。

他浑圆雪白的臀肉上有几个极为显眼的青紫齿痕,穴口红艳艳的看起来还有些发肿,风天逸心疼的沾了药膏轻轻涂抹。虽然他的动作已经放的十分轻柔,可羽还真还是忍不住哼了一声,随即咬住牙齿,他可不是个软弱的人,不能让陛下小瞧了自个儿。

评论(53)

热度(2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