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一

weibo: https://weibo.com/u/1887443582 ●胖球●逸真●青宇唯●懒癌●欧美:锤基◇盾铁◇寡鹰◇鲨美◇瑟梅◇詹本◇麦雷◇DC.PN.HW◇

【红尘●拾】风天逸x羽还真

吃醋了?



拾●良夜却似曾与君共饮

羽还真养了三天就能跑能跳,能做他自己那些发明创造了。这全仰仗风天逸寻来的那些药方,给他外敷内服,养的羽还真身子润泽如玉,看不出一丝痕迹。

“几日不见,你大变样了。”易茯苓把玩着风天逸桌上的镇纸,玩味的看着他。风天逸投了朱笔,嘴角微勾,“怎么,不习惯?”易茯苓摇了摇头,笑道:“哪能不习惯,你这样才像个人,以前总觉得你的心是铁铸的,又冰又硬还没有一丝儿缝隙。”

风天逸习惯了易茯苓没大没小,此时只有他们二人,也由得她损自己。只是他忘了,自个儿下令,羽还真在他这儿能来去自由,无需通报。

机械鸟终于成功,能蹦能叫,飞的又快又高,羽还真急匆匆的捧在掌心想要给羽皇陛下瞧瞧。他一路走进正殿,看见易茯苓也在,欢喜的把手里的机械鸟递给她,“易姐姐,你看,它能飞的很高啦。”易茯苓将风天逸给她的密诏塞进袖口里,接住羽还真那只机械鸟,转头对风天逸说道:“天逸,你瞧瞧,做的精巧的很。”

易茯苓那一声亲密的称呼,羽还真这才后知后觉的发现易姐姐和陛下的亲密,好像之前陛下一直喜欢的人就是易姐姐,大家都也是这么说的。他心里涌起一股酸溜溜的滋味儿,若是别人还好偏偏是易姐姐,自己断然是比不上她的。所以,自己就是那个拆散情侣的坏人,不仅高攀了羽皇陛下还让易姐姐也难过。想到这,羽还真脸色变了变,头一次壮着胆子求风天逸:“陛下,臣先告退了。”他觉得自己再不识趣的留在这儿,只怕陛下会生气。

“坐下。”风天逸见这人蔫头蔫脑想溜,可如今自己片刻见不着他都觉得心思不定,怎么能轻易放他跑掉,出声。羽还真以为风天逸生气了,立刻噤声,傻乎乎的跑到了离他们稍远的客位上乖乖坐好,脊背挺直,一脸稳重的绷在那儿。

易茯苓早瞧见羽还真脖颈上十分明显的吻痕,眼珠子一转,打算逗逗他。走过去故意指着他脖子问到:“还真,你脖子上是什么虫子咬了吗?”羽还真还处在惹陛下生气的惶恐里,下意识回答:“不是虫子,是陛下……”

风天逸咳了一声,羽还真立刻醒悟过来,结结巴巴的改口:“是陛下那天带来的虫子,稀奇玩意儿,我觉得有意思拿过来玩的时候不小心被它爬到我脖子上咬了一口。”临了还要此地无银的解释一番,“易姐姐,我跟陛下没有什么,真的。”

羽还真摆了摆手,又悄悄看了一眼风天逸,怕他生气。

风天逸都要被他气笑了,索性从座位上起身,走到他面前。羽还真见他朝自己这边走了过来,恨不得把头埋进椅子的扶手上。

“羽还真,你到底是怕我生气,还是怕易茯苓难过啊?”风天逸语气冷极了,站在他面前压迫感极强,他就连瞧着风天逸衣襟上的绣纹都觉得心惊胆战。

“我告诉你,你已经是我的了,别再想着其他什么不相干的人。”风天逸看起来凶狠实际上动作温柔的要命,见到羽还真像一个把自己裹成团的兔子一样可怜,他忍不住拨开羽还真的发鬓吻在了他的耳上,有些安抚他情绪的意思,压低了声音,“我的榻太小,恰恰只够多睡你一人。”

易茯苓见他两耳病厮磨的亲昵神态感觉自己已然成了多余的人,悄悄退了出去,留着这二人好好腻歪。自己还得按照这密诏里去布置计划,真是,欺负她没有情人吗?!

羽还真被风天逸的吻弄得十分羞愧,却也明白了陛下并未生气,更未曾喜欢易茯苓。他想起那日陛下陪他归宁,“陛下,那日我嫡妹所做之事,我真的并不知情。我……我怎么可能……让别人去……”羽还真神情认真想要解释清楚,却被风天逸调侃的话打断,“我知道你是吃醋急了,不然我还不知等你亲口说这句话,要何年何月。”

羽还真觉得自己太傻,风天逸怎么就会生气了,摆明了是寻自己开心!

评论(24)

热度(2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