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一

weibo: https://weibo.com/u/1887443582 ●胖球●逸真●青宇唯●懒癌●欧美:锤基◇盾铁◇寡鹰◇鲨美◇瑟梅◇詹本◇麦雷◇DC.PN.HW◇

【红尘●拾贰】风天逸x羽还真

从下午开始一直头疼,到晚上更为猛烈,几乎疼到要飙眼泪的地步。
就像一个人拿了一把刀捅进我的太阳穴,拼命搅动。
疼炸了。
所以更新迟了抱歉,哎,疼的连觉都没法睡。


此章过渡。

拾贰●拂身过红尘意

羽还真和易茯苓不知怎么的就熟了起来。每回易茯苓来都会带点稀奇玩意儿,而羽还真也会十分高兴跑到风天逸的小书房去找他的“苓姐姐”。

“苓姐姐”长“苓姐姐”短,叫的怪亲密的,风天逸不太高兴了。他琢磨着羽还真每次见到他都是毕恭毕敬的叫陛下,也不见他换个亲热点的称呼。

这天晚上,他借着羽还真来他这看《渊海天工》的机会,提出了蓄谋已久的计划。

“下次别喊我陛下了,太生疏。”风天逸把玩着羽还真一缕发丝,看起来漫不经心的说道,其实已有些紧张,视线在羽还真的后背扫视半天。此时羽还真背对着风天逸,坐在榻上 认真瞧着书,随口答了一句,“可我不知道喊陛下什么好?”风天逸眼珠子一转,厚着脸皮说:“叫我天逸哥哥。”

“天逸哥哥?”羽还真才听出来不对味儿,放下书册回头冲着风天逸,呆头呆脑的重复了一遍这四个字。

风天逸很受用的点了点头。

羽还真呆滞了那么一秒,脸涨的通红:“可……可这么叫,怪怪的,好像……好像……好像不合规矩。”

风天逸从榻上坐起来,一本正经的捏了捏他的下巴,“什么规矩,我说的话在这儿就是规矩。”羽还真点点头,乖乖喊了一句:“天逸哥哥。”又觉得实在是太羞耻了,小声抗议,“陛下……可不可以悄悄的喊。”

风天逸被他那一声乖巧的“天逸哥哥”喊的魂飞天外,他现在说什么都应了。

第二天,易茯苓再次造访的时候,带来了最终部署计划,风天逸联合一部分忠臣,打算在一月之后他的庆生宴上削了风刃的权,把他软禁起来。易茯苓说到眉飞色舞,胸有成竹,停下来喝了一口水,就听见羽还真推门进来的动静,她还没来得及咽下那口茶水,被羽还真那句小声的“天逸哥哥”吓得将水呛进了气管里,捶了半天胸口才缓过来。

羽还真的脸从喊完那句之后,就一直红艳艳的。风天逸还是那副得意洋洋的模样,易茯苓怎么看都觉得这人一旦动了情就像个傻子。她突然生出一股感叹,若是这两人再这么傻下去,生个孩子也成了小傻子,这国家还有救吗?

但如今关心这问题还太早,她假装什么都没有发生过,继续说着,“人族的太子白庭君也会来参加你的生日宴,大约半月后抵达边境。这是他托我转交给你的密信。”

风天逸听到白庭君名字的时候脸色变了变,“他来做什么?”本能的生出一股警惕,咄咄逼人的问道。羽还真在一旁见他这般,反而不解,“人族的太子和天逸哥……和陛下关系很好吗?”

易茯苓刚想接话,就听到风天逸打断了他的话,“没什么好的,他不是什么好人,等他来了你离他远点。”虽然不明白风天逸为何神情古怪的说了这句话,羽还真还是点头答应。易茯苓在一边看着这幕都不禁感叹,羽还真太过温驯听话,让人想要怜惜。

话说的差不多了,易茯苓打算离开,却意外接收到羽还真递给她的眼神。于是她离开风天逸书房后没有径直出宫,反而去了清风院。

不一会,羽还真急冲冲的回来,将下人都摒退,门窗关好,一脸好奇的问起了关于白庭君的事儿。他这人,偏偏就是好奇心重,刚才风天逸不想让他知道,他越就好奇,心里像有只猫儿在挠一般。

易茯苓经不住他软磨硬泡的攻势,把自个儿知道的一切都说了出来。风天逸和白庭君算是亦敌亦友,从小都是铆足了劲互相攀比,对方有什么会什么,自个儿也要会。见了面也要唇枪舌剑一番,互不相让。

羽还真似懂非懂,但也差不多明白,他的陛下和白庭君一直是竞争关系,难怪陛下那么讨厌他。羽还真在心里告诫自己,要离白庭君远一点。

易茯苓看着他突然一脸认真的模样,把最后一句话咽了回去。

不过白庭君尚未婚配,风天逸自从娶了你,在他面前穷嘚瑟了好久啊。

评论(31)

热度(2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