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一

weibo: https://weibo.com/u/1887443582 ●胖球●逸真●青宇唯●懒癌●欧美:锤基◇盾铁◇寡鹰◇鲨美◇瑟梅◇詹本◇麦雷◇DC.PN.HW◇

【红尘●拾陆】(大结局)

哈哈哈昨天写着就睡着了,我的锅。_(:з)∠)_
结局啦,撒花。
谢谢忍受糟糕文笔的我到现在的各位,感谢。


拾陆●回首云淡风轻

羽还真这一夜尽被风天逸折腾到精疲力尽,昏沉睡去。

待他转醒已是日上三竿,而清风苑内空无一人。羽还真慌慌张张的往外跑,什么规矩礼法,什么不成体统,羽还真都已顾不上。

他跌跌撞撞跑在空无一人的回廊里, 秋风已开始萧瑟,无人应答。

如果没有了风天逸,他现在应该去哪里?

羽还真茫然无措的走啊走啊,走。等不到风天逸从哪个转角回廊走出来领着他回去,等不到风天逸放下手中书册替他拂去肩头落叶。

羽还真走着走着笑了起来。

御花园内一片狼藉,本就到了秋末,植物都无生机,憔悴不堪的守在枝头。满地的残羹剩饭、破碗碎碟,羽还真绕开它们,往以前他陪风天逸饮酒的位置走。那时他不知那人就是风天逸,后来知道了,觉得那时担惊受怕的自己估计在风天逸的眼里就是个笑话。

他还记得风天逸说过的每一句话,在他心里惊起无数波涛起伏,百转千回。可如今他只想快点见到风天逸,不然他此刻无法安心。

风天逸,你可知从那以后,夜阑卧听风吹雨,铁马是你,冰河也是你。

羽还真循着痕迹一路追到了风天逸的寝宫。风天逸一手执剑,坐在椅子上微微喘匀了自己的气息,垂下的左手已然鲜血淋漓。他在看到羽还真的时候,出离的愤怒,“你来干什么,蠢货!”羽还真一言不发,朝风天逸走来,实际上骚乱已经结束,风天逸只不过在刚才的争斗里受了点小伤罢了。

风刃被押下去的时候,在羽还真身边低声笑了笑,“原本还以为是个棋子,没想到却是送了他一把好刀。”

羽还真看着风天逸坐在椅子上因失血过多而略显苍白的脸色,还为了让他安心而露出一丝笑容。这个风天逸和最开始冷言冷语的羽皇判若两人,羽还真伸出手又放下,缓缓上前一步。

风天逸对他这么好,他该如何回报。

风天逸扔了手里握着的剑将他抱在怀里,他昨晚那股因为体力透支而造成的酸疼感如今才浮现出来,羽还真索性放松了全身任由风天逸紧紧抱着。

羽还真的下颌枕在风天逸的肩头,视线飘向殿外,落叶枯萎,天气转凉一切都是顺理成章,好像他和风天逸的交集,也顺理成章。

就像他突然顺理成章的意识到,刚才那段跌跌撞撞的路,他有多爱风天逸,而风天逸为他做的事,又是多么的爱他。

“风天逸”,羽还真这次没有正正经经的喊他“羽皇陛下”,这寝宫里的人也不知何时都退了出去,就剩下他们俩,寂静平和。

风天逸抬起头看向他,温柔的视线看的羽还真有些不好意思了,悄悄把视线放远了一些,“苓姐姐告诉我,爱一个人不是有多么喜欢而是有多么依赖。”

羽还真这次不再紧张,他张开手反而把风天逸抱了个满怀,虽然耳根已经红透了,依然小声继续说完了那句话。

刚刚我才发现,我想一辈子依赖着你。


ps. 突然好想写冬天围炉吃火锅番外

评论(6)

热度(1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