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一

weibo: https://weibo.com/u/1887443582 ●胖球●逸真●青宇唯●懒癌●欧美:锤基◇盾铁◇寡鹰◇鲨美◇瑟梅◇詹本◇麦雷◇DC.PN.HW◇

【獒龙/昕博】You Belong With Me (天生一对)·three

那啥工作日一般都这个点更新,感谢留言的我都会一一看过啦,还要感谢小红心。

请勿上升任何人。


我承认我废话多,我有错,你凑合看看吧。
@QY_新创可贴 


————————
You Belong With Me (天生一对)·three

张继科虽然单身,可不代表他是个傻子,方博这人有时候心里事儿太多了,会产生一些丧心病狂的想法,以前谈恋爱的时候由许昕给他兜着这些“作死”想法的后果,现在,张继科实在懒得陪他一起瞎胡闹。

“我泡他?你也知道他是什么人,秦门上下所有人得把我削掉一层皮。”张继科把右手食指伸到方博面前晃了晃,嘴角勾起一丝冷笑,“方博,你他妈别作死还要拉着我一起行不行?”

被自个儿师兄连名带姓批评了一顿,方博这才意识到这个办法可能行不通,他不吱声了,垂着头跟着张继科一起上车像个犯了错的小学生。张继科看到他的表情,总觉得好像自己欺负他了,这是谁给他惯的臭毛病,说都说不得?

许昕冷不丁打了一个喷嚏,马龙才从成堆的文件里抬头关怀了一句:“可能是方博在骂你。”

许昕:……???

马龙一直认为自己性取向笔直,不需要怀疑。他不歧视自己师弟的取向,也不反对他师弟喜欢一个看起来虽然可爱有余智商余额却略有些不足的技术支持人员。

智商不足是没法儿在技术支持组待下去的,师兄。

许昕很早以前就努力纠正过马龙这种想法,大约秦门的人护短都写在脸上,马龙一直固执的认为,肖指那组的组员可能智商都不太够用。方博人好心善长得也可爱,却有时候傻乎乎的,许昕呢又只会纵容这个“小祖宗”无法无天,除了嘴上说两句,却从没真的收拾他。

所以,马龙得出一个结论,谈恋爱会让人面目全非,智商全无。

“师兄,你则样会失去蟒蟒的。”许昕面无表情的看了一眼马龙,十分平静的开着玩笑。

马龙十分理解这个失恋期长达两年并且还可能会持续一辈子的师弟,告诉了他一个好消息:“秦指说了,这案子马上要移交给肖门,我觉得派你去送卷宗一定很精彩。”

许昕的表情已经精彩绝伦,他始终没伸出手来拿卷宗:“我怎么觉得我去了之后,可能会被大黑狗给咬死?”马龙放下笔,笑了笑,温和无害的笑容,看的许昕背后发凉。

“大昕你是不是傻,我们秦门的案子能随便让出去吗?”

许昕松了一口气。

“秦指说了,这案子和肖门那个联合办案了,你等会直接去那边报道吧。”

许昕:???这是好事儿吗,我怎么觉得比刚才还惨呢?我可能有个假师兄。

许昕不是第一次来肖门,两年前的肖门和现在没有太大区别,他插在裤兜里的手,微微冒汗。马龙站在他身后一巴掌糊在他背上,“想啥呢,快进去。”

马龙把许昕拍的一踉跄,差点撞在了门上。方博隔着一道玻璃门,看着马龙和许昕,觉得有点辣眼睛,他慌里慌张的原地转了一圈又觉得辣到的可能是自己的心,因为此时此刻它有点疼。

门被打开的时候方博正在准备资料板,秦指那组连夜审问得知他们抓住的“死神赫尔”正是杀了张继科他们目标的凶手,两个案子纠缠到了一起,自然也就顺理成章的并案调查。他努力的忽略进来的两个人正在聊天的声音,想要平静下来。

资料板有点高,方博伸手举着照片有点够不着,一只手越过他的头顶,把那张照片按在了资料板上。方博看着那只熟悉的手,不想回头。

张继科拿着卷宗进来的时候就看到许昕贴着方博站在资料板前边儿的诡异姿势,挑了挑眉毛打算拿手里厚厚的卷宗朝大博儿的前男友后脑勺来这么一下。

“张继壳儿?”

马龙念叨张继科的名字带着口音,除了字或许是故意没咬准还捎着漂亮的儿化音,语气里带着一丝责怪,估计是看到了自己的小动作,却听着舒服极了。张继科放下手里的卷宗,狭长的桃花眼瞥向马龙的方向,他坐在转椅上,姿势端正,一本正经,穿着黑色的开衫里面是白色长袖,牛仔裤下露着纤细的脚踝。张继科对他的年龄产生了疑惑,他记得这人的资料上和自己同年啊。

“幸会啊,龙仔。”张继科礼尚往来的回了一句。

马龙冲他笑了笑,露出一口白牙,晃人眼睛。虚张声势,张继科垂下眼皮在心里想着,他可看见了马龙耳朵尖泛着浅红,像是被白雪覆盖的红梅,漂亮极了。


评论(6)

热度(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