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一

weibo: https://weibo.com/u/1887443582 ●胖球●逸真●青宇唯●懒癌●欧美:锤基◇盾铁◇寡鹰◇鲨美◇瑟梅◇詹本◇麦雷◇DC.PN.HW◇

【昕博】Whistle-3(ABO )

私设如山的非典型ABO.就是xjb乱写的产物。
一句话獒龙是因为还有个獒龙姊妹篇。
所有OOC都是我的。
请勿上升任何人。
@凉州雁字 
我都不知道在写啥了,你凑合凑合
————————


方博就着口水咽下了医生给自己的药,在一定时效内可以让未分化的他感知到信息素的存在。药效来的过快,他一下子被扑面而来的信息素击倒在地。

邱贻可的信息素很冲,好像混合着什么辛辣调料的烈酒,把方博熏的眼泪直流。

他蹲在大马路上把许昕祖宗十八代都问候了个遍,如果不是他自己也不用遭这个罪。不过说到底,也是自己作的,上赶着要去受这个罪。

“大博儿,后悔了?”马龙站在他的面前,递给他一方手帕。

方博从地上差点蹦起来,“我我我我,我受得了。”他把自己脸上抹了一把,梗着脖子咬牙切齿的回答。这才发现马龙身后跟着张继科还有许昕,张继科往前跨了一步,把马龙递给他的手帕糊在他脸上,“快把脸擦擦,邱哥请我们吃饭去。”

方博最终还是被许昕拉着去洗了把脸,洗手间里气氛有些诡异,“我不行吗,方博?”许昕看着镜子,好像自言自语一般。方博在听到自己名字的时候下意识看了他一眼,又像被吓到一样立刻垂下头,半天都从喉咙里挤不出一句话,太尴尬了。

这顿饭吃的格外别扭。

但也可能是方博一个人觉得别扭,邱贻可和许昕坐在他的左边和右边,但是很奇怪他只闻到了邱贻可的信息素,热辣刺激,但在场的除了方博,好像都没受到什么影响,或许自己适应后就好了。

方博这么安慰着自己,瞥了一眼许昕。

方博想象过许昕的信息素是什么味道,却从来没有闻到过,如今许昕坐在他的右手边,他特别想知道许昕的信息素什么味道。

特别特别想,想到发疯。

他笨手笨脚的把筷子碰掉在了地上,偏头弯腰鼻尖蹭着许昕的衣角,努力的嗅了嗅,可什么味儿也没闻见。

有点失落。

许昕眼疾手快的抬起他的头,避免他直冲冲的往桌角撞,方博的下颌被许昕的手指掂着,不得不对上许昕的眼睛。

“你要撞到桌子了,傻不傻啊你?”许昕带着调侃的声音在他头顶想起,方博涨红了脸立即反驳,“谁傻啊,你再说一遍,博哥我这还降不住你这蛇妖了?”

可方博说的太急咬到了自己的舌尖,突然说不出来话了。

也可能不止咬到舌头这么简单。

一股淡淡的雪松味儿,冷冽的松脂泛着些许酸气,钻进了方博儿的鼻尖,从许昕手指掂着的下颌骨,轻飘飘慢悠悠的爬到了方博的嘴里,鼻腔里,肆意又漫不经心的把方博勾的神魂颠倒。

方博觉得自己太不争气了,憋屈的想要扒拉开许昕的手,在触到他指尖的时候却发现都是无谓,他舍不得许昕的手指,舍不得许昕。

许昕散发的信息素并不霸道,但却紧紧咬着方博不放,如影随形,缠的他快要窒息,方博徒劳的想要甩开他的禁锢,身体却提不起力气。

天杀的王八蛋许昕,好好的对自己释放什么信息素。

方博被许昕的信息素迷的差点腿软,身体升腾起轻微的火苗。他勉强往后退了半步,故意大声的咳嗽起来,“咳咳咳,许昕你身上味儿太大了,熏死我了。”

“我不行吗,方博?”许昕微微低头凑在他的耳边又问了一遍,这问题太诱人了,许昕的嗓音也太好听了,方博差一点就想要回答,却还是忍住,摇了摇头,“别开玩笑了,许昕,这玩笑我开不起。”

评论(6)

热度(1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