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一

weibo: https://weibo.com/u/1887443582 ●胖球●逸真●青宇唯●懒癌●欧美:锤基◇盾铁◇寡鹰◇鲨美◇瑟梅◇詹本◇麦雷◇DC.PN.HW◇

【昕博】Whistle-4(ABO )

私设如山的非典型ABO.就是xjb乱写的产物。
一句话獒龙是因为还有个獒龙姊妹篇。
所有OOC都是我的。
请勿上升任何人。
还没完呢还没完呢,但我已经崩的乱七八糟面目全非了。
现在走还来得及。
@凉州雁字 

——————————


吃一顿饭把自己吃进医院,方博估计自己明天能上报纸头条了吧,他迷迷糊糊的在分化的巨大疼痛中清醒的那一瞬间自暴自弃的想,自己可真给肖门长脸。

许昕的问题问完之后没等来方博的回答,就看见他直直的摔进了自己的怀里,本就白的皮肤被汗水浸湿,好像盛着水的瓷器,漾出一圈光晕,好看极了,像是要拿走许昕的命一样。

方博早就拿走许昕的命了。

张继科和马龙算是比较冷静,打了几个电话,通知了一些人,也压住了舆论。

只是张继科在电话的间歇抬起头投向许昕的视线像刀子,剜着许昕的血和肉、皮和骨,将他剜的血肉模糊也不罢休。邱贻可最疼方博,此时顾不上找许昕算账,忙前忙后的去办住院手续,还有一系列化验分析什么的。

所有人都在忙,除了许昕。

他有些茫然,还沉浸在方博儿在自己面前分化的情景里。布满汗水紧闭着双眼,方博的脸,在自己的心尖上颤巍巍的挥之不去。他不是没有那种恶劣的念头,想着方博能分化成Omega,这样就可以名正言顺的和他在一起。可真到了这一天,他又怕的要死,他怕方博儿疼,他怕看到方博儿疼的要死的模样,他也疼,哪儿都疼,痛彻心扉的疼。

“你们这简直胡闹,病人检查报告明明写着偏Beta/Alpha,这么大几个字,你们还找个Alpha刺激他?”医生把报告单拍在桌上,所有人面面相觑,这检查报告谁也没见过。邱贻可只瞅了一眼,转身怒不可遏的一拳照着许昕的面门而去。

医生办公室顿时鸡飞狗跳。

方博感觉自己的五脏六腑疼的快要错位,好像有人拿着一把刀,狠狠地捅进他的腹腔,翻来覆去的搅动,骨头都在颤栗,发出“咔哒”的声音。他感觉手掌心都是渗出的冷汗,冰凉又滑腻的在床单上打滑,真他妈的疼啊。方博觉得鼻尖一酸,眼泪差点就要奔腾而出,他猛的憋住了,一个大男人,哭唧唧的像什么样子?

这是自己自找的,有什么可哭的,明明可以成为Beta或者Alpha,自作自受找罪受。方博,你真够可以的,上赶着送到人家嘴边。

方博疼的缩在了病床一角,自暴自弃的胡思乱想,借此来分散自己的注意力, 在意识模糊的边缘偶尔想起了年少的事情,大约都是和许昕马龙张继科他们一起玩儿。方博长得可爱,眨巴着眼睛软乎乎的笑容甜的像是要淌出蜜,像个柔软的小动物,大家都是把他捧在心尖儿上宠着,许昕也很宠他。

他发烧是许昕背他去找医生,吃饭的时候也是许昕悄悄的夹走他碗里不爱吃的菜。邱贻可把他当晚辈疼爱,张继科和马龙把他当一个需要保护的弟弟一样,只有许昕把他当成朋友或者说是比肩而立的同伴。

方博弓起身子,腹部的疼痛让他无法集中精神,他努力的回想起自己到底是什么时候喜欢上许昕的。

许昕分化之后,方博就很少看见他,偶尔也是在正式场合,透过酒杯摇曳的光泽,或者灯火通明的晕染,模糊不清。

他怎么够也够不着的泡影。

所有人都觉得他应该找许昕,可没人知道,他和许昕早就没好到那个地步了。

方博就这么在沮丧颓唐的绝望情绪里浮浮沉沉,浑身是汗的惊醒了过来。病房里静悄悄的,走廊的灯也都灭了,方博扭头看见马龙盖着张继科的衣服,和张继科靠在一起睡在他旁边的空床上;邱贻可搬了把椅子坐在他的床脚,也睡着了;他没看见许昕,后来又自我安慰的想着,也许许昕就在门口。

一只手伸到他的视线里,方博看了无数次的手,从小到大一直紧握着他的手,许昕的手。许昕拿着毛巾,轻轻替他擦掉了额头上微微渗出的汗,方博的一颗心也被他擦的稀巴烂。

方博知道自己流了汗,许昕的手带着毛巾,从他的病号服下摆伸了进去,毛巾有些粗糙,偶尔许昕的手指会碰到他的皮肤,带着温度和触感,让方博安心。

许昕逆着光,方博只能勉强看见他在灯下晕成的轮廓,像他昏睡时的梦境一样,不够真实。空气里若有似无的漂浮着一层浅浅的梅子清酒味道,方博不知道这味道从何而来,却被这味道包裹挟持,快要醉倒。

“许昕。”

方博不知道为什么明明只是喊了一句他的名字,声音就带上了哭腔,好像自己受的罪,吃的苦,都是许昕的错。

真是委屈,方博吸了吸鼻子。

许昕的手从他的衣服里拿了出来,方博没来得及喊第二声,就被许昕吻住了嘴唇。他这才看清许昕的脸,许昕在凑过来之前摘了眼镜,离得他很近很近,他的眼睛没有自己大,却亮的可怕,带着让人沉迷的情绪,把方博弄得晕乎乎的从鼻尖里挤出一声闷哼。

许昕亲的很温柔,循序渐进的从方博的唇缝反复描摹,撬开他的唇瓣,吮吸他的唇舌。

方博单身二十年,对接吻这种事情毫无经验,不知道别的人在打啵儿的时候是不是也想哭,但是他又觉得在许昕面前哭是一件特别丢脸的事情,也怕过大的动静把剩下三个人吵醒。于是,他只能在许昕把舌头伸进来的时候,使劲揪着许昕的衣领,鼻头发酸眼睛发红。

“许昕,你的眼睛真好看啊。”方博差点因为忘记呼吸而被许昕亲到窒息,此刻脸红扑扑的小声说了一句。

方博觉得自己可能在分化的时候把脑子也分化没了,居然能毫不吝啬的夸奖许昕。

许昕似乎也怕吵醒其他人,凑到方博的耳边说,“那是因为我的眼睛里装着你啊。”

评论(11)

热度(1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