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一

weibo: https://weibo.com/u/1887443582 ●胖球●逸真●青宇唯●懒癌●欧美:锤基◇盾铁◇寡鹰◇鲨美◇瑟梅◇詹本◇麦雷◇DC.PN.HW◇

失踪人口回归。

打算开始写《红尘》的番外2333,不知道这tag里还剩多少人坚守啊

【下一秒】00′01″(校园青宇,秦明x方木也就是逸真衍生啦,狄尉,咩喋衍生)

放飞自我第二篇,cp特别特别多,摊手。
不喜欢的话请默默叉掉,谢谢合作。
特别特别无脑智障文,慎入。


00′01″

故事的开头没什么特别。

冯建宇考上了离家千里的大学,坐落在四季如春的南方城市里。

照理来说,到了新的大学认识一群新的朋友,开始新的生活,让人憧憬让人向往。可冯建宇到学校第一天就感受到了来自学校的的深深恶意,同宿舍四个人居然来自三个不同的院系,这以后作息时间上课安排都不一样,很容易打扰到同寝其他人的生活。据说是因为他们学的这几个院系都属于阴盛阳衰院系,同系男生不足以凑够一个寝室的人数,于是就出现了这种混搭风。

出门之前老妈再三叮嘱冯建宇,要和室友打好关系基础。可他觉得那些什么套路用在他的三位室友身上一点都不合适,因为他们根本不按套路出牌。

冯建宇来的最晚,于是那个剩下的靠门的床铺理所当然成了他的位置。K大宿舍是上床下桌的布置,所以四个人都是上铺。冯建宇花了三天时间才认全宿舍剩下三个人,和他睡同一边靠小阳台位置的人叫尉迟峰,和冯建宇是同系同班,好像是个混血儿。他的头发,眉毛甚至眼睫毛都是很夸张的暗红色,虹膜也是水蓝色的,像一汪清泉,小麦肤色看起来很健康。不过他留着一头长发虽然没有及腰那么夸张,但长度也可以扎成一个马尾,尉迟峰平日也一直扎着头发,大概是怕别人把他当成女孩子吧。

说实在话如果不是亲眼看见他一脚踢飞了校门口耍流氓的小混混,冯建宇也觉得他有点娘炮。

这当然不能怪冯建宇,他们学的本就是一个文绉绉的专业,中国文学。尉迟峰这幅打扮,也不知道会不会被当成什么奇怪的人。

不过尉迟峰平常的脾气挺好的,至少他对冯建宇挺不错的。没几天两个人就混熟了,把学校里里外外逛了一圈。

另外两个室友一个叫秦明,是医学系的,另一个叫方木,是法学系的。秦明神出鬼没的,整天阴沉沉板着脸,冯建宇压根儿就没找到跟他搭话的机会,方木倒是挺可爱的一个孩子,整天乐呵呵的,也比较黏人。他是整个宿舍来的最早的,加上又是本地人,所以嘚吧嘚吧的给冯建宇还有尉迟峰介绍K大。

他们大一新生报道比较晚,所以冯建宇还没有感受到对面602宿舍那传说中的大神宿舍的光芒,就去参加军训了。

卧槽我要上天了,感觉自己立刻能写出一篇文,啊啊啊啊卧槽这对cp太萌了

【红尘●拾陆】(大结局)

哈哈哈昨天写着就睡着了,我的锅。_(:з)∠)_
结局啦,撒花。
谢谢忍受糟糕文笔的我到现在的各位,感谢。


拾陆●回首云淡风轻

羽还真这一夜尽被风天逸折腾到精疲力尽,昏沉睡去。

待他转醒已是日上三竿,而清风苑内空无一人。羽还真慌慌张张的往外跑,什么规矩礼法,什么不成体统,羽还真都已顾不上。

他跌跌撞撞跑在空无一人的回廊里, 秋风已开始萧瑟,无人应答。

如果没有了风天逸,他现在应该去哪里?

羽还真茫然无措的走啊走啊,走。等不到风天逸从哪个转角回廊走出来领着他回去,等不到风天逸放下手中书册替他拂去肩头落叶。

羽还真走着走着笑了起来。

御花园内一片狼藉,本就到了秋末,植物都无生机,憔悴不堪的守在枝头。满地的残羹剩饭、破碗碎碟,羽还真绕开它们,往以前他陪风天逸饮酒的位置走。那时他不知那人就是风天逸,后来知道了,觉得那时担惊受怕的自己估计在风天逸的眼里就是个笑话。

他还记得风天逸说过的每一句话,在他心里惊起无数波涛起伏,百转千回。可如今他只想快点见到风天逸,不然他此刻无法安心。

风天逸,你可知从那以后,夜阑卧听风吹雨,铁马是你,冰河也是你。

羽还真循着痕迹一路追到了风天逸的寝宫。风天逸一手执剑,坐在椅子上微微喘匀了自己的气息,垂下的左手已然鲜血淋漓。他在看到羽还真的时候,出离的愤怒,“你来干什么,蠢货!”羽还真一言不发,朝风天逸走来,实际上骚乱已经结束,风天逸只不过在刚才的争斗里受了点小伤罢了。

风刃被押下去的时候,在羽还真身边低声笑了笑,“原本还以为是个棋子,没想到却是送了他一把好刀。”

羽还真看着风天逸坐在椅子上因失血过多而略显苍白的脸色,还为了让他安心而露出一丝笑容。这个风天逸和最开始冷言冷语的羽皇判若两人,羽还真伸出手又放下,缓缓上前一步。

风天逸对他这么好,他该如何回报。

风天逸扔了手里握着的剑将他抱在怀里,他昨晚那股因为体力透支而造成的酸疼感如今才浮现出来,羽还真索性放松了全身任由风天逸紧紧抱着。

羽还真的下颌枕在风天逸的肩头,视线飘向殿外,落叶枯萎,天气转凉一切都是顺理成章,好像他和风天逸的交集,也顺理成章。

就像他突然顺理成章的意识到,刚才那段跌跌撞撞的路,他有多爱风天逸,而风天逸为他做的事,又是多么的爱他。

“风天逸”,羽还真这次没有正正经经的喊他“羽皇陛下”,这寝宫里的人也不知何时都退了出去,就剩下他们俩,寂静平和。

风天逸抬起头看向他,温柔的视线看的羽还真有些不好意思了,悄悄把视线放远了一些,“苓姐姐告诉我,爱一个人不是有多么喜欢而是有多么依赖。”

羽还真这次不再紧张,他张开手反而把风天逸抱了个满怀,虽然耳根已经红透了,依然小声继续说完了那句话。

刚刚我才发现,我想一辈子依赖着你。


ps. 突然好想写冬天围炉吃火锅番外

【红尘● 拾伍】

 拾伍●谁侧畔轻呢
 
  风天逸没有接话,他低头伸手抚摸了一下羽还真泛着滚烫温度的额头。

  羽还真呼吸中都带着果酒的香甜,他睁着眼睛还有些迷茫,下意识抿了抿嘴唇。风天逸始终不明白,为什么羽还真能活的这般干净,透彻。这样的羽还真很容易激发出风天逸想要欺凌他的欲望。

  他想起在正殿那一夜春宵,羽还真眉间舒展着迷乱的神色,被月光衬的越发的吸引人。


小车怡情大车伤身

红尘

久等啦,今晚更新,差不多还有两章就大结局啦,但是逸真我要站一辈子!

【红尘●拾肆】风天逸x羽还真

拾肆●醉别烟雨

白庭君觉得这人反应煞是有趣,见他倒退几步差点要跌倒,伸手拉了他一把。没想到对方似乎很反感自己的触碰,索性身子往旁边一斜,眼一闭,心一横,宁愿倒在地上也不让白庭君碰到。

可惜他被羽皇陛下一手接住,身子转了个方向撞进了风天逸的怀里。

羽还真还没反应过来,茫然的看着面带怒容的风天逸。风天逸也不出声也没动作,就这么抱着他。还是白庭君先开口,“羽皇陛下回来的挺及时。”

羽还真急着解释,悄悄凑到风天逸耳边,“陛下,我没有跟白庭君接触。”语气真切,风天逸听了心里受用,将他扶好了站稳,转头才凉凉的对着白庭君说了一句,“你手挺长的,要不我帮你剁了。”

白庭君幽幽的叹了一口气,“儿大不中留。”

“放屁,谁是你儿子?!”风天逸立刻反驳道。

白庭君微微一笑,“只是一个比喻,不过我很少看见这样的你,都已不像你。”

风天逸没再接话,他对白庭君说的话心知肚明,他确实失了以往的分寸。

而这个问题一直到晚间的宴席风天逸才得以纾解。此番算是私宴,风天逸怕惹了风刃怀疑,在偏殿摆了一桌。席间只有他,羽还真,易茯苓,白庭君四人。

易茯苓今日穿着裙子,娇媚鲜艳不似以往的干练,羽还真觉得这样的苓姐姐也很好看,和她亲近的坐在一起,风天逸没有多加阻拦,而是跟白庭君坐在一边饮酒。

羽还真喜欢吃甜,桌上不少的菜肴都是酸甜或者干脆就是甜羹,白庭君举起筷子好几次又放下,还是忍不住朝风天逸说了一句,“我记得你讨厌吃甜?”白庭君的视线从吃的津津有味的羽还真脸上转了一圈又落在风天逸干干净净的碗筷上,他连忙打断了似乎有开口意愿的风天逸,“好了,我已经知道了,贵为羽皇,也不能免俗。”

见风天逸与白庭君说话也没好好吃饭,羽还真觉得自个儿该好好照顾他,于是站起身给他舀了一勺酒酿汤圆,往风天逸面前的碗里舀。羽还真今日穿的水蓝色宫装衣领开的有些大,他弯腰往风天逸面前舀汤圆的时候,风天逸顺着他敞开的领口都能看到他白皙的胸口。风天逸眯了眯眼睛,没有半点不悦,反而面不改色的端起碗吃了,惊的白庭君手里的筷子都掉了。

白庭君觉得此番来羽族,他受益良多,关于爱情能改变一个人到何种地步。

答曰:面目全非。

羽还真不胜酒力,大约只饮了两杯果酒,脸颊就已红熟,看起来可口诱人,眼神发直,已经不知自己身在何处。易茯苓捏了捏他的脸颊,笑眯眯的把他往风天逸怀里推。

“明日你这鸿门宴,我可要好好看戏。”白庭君留下这一句起身告辞,他又不傻,易茯苓和他再留这估计羽皇陛下就要直接动手赶人了。

风天逸一路将羽还真抱回清风院。

虽然正殿的软榻又宽又舒适,可羽还真不习惯,他就习惯睡在清风院那个小而窄的床榻上。上次之后风天逸派人悄悄重新修缮了那张床,让羽还真睡得更加舒服。

他见羽还真醉的厉害,便给他脱了外衫,盖好被子。明日一计太多未知,他早已安排人重重把守清风院,不让羽还真因此被波及。风天逸伸手替他理了理头发,却将羽还真弄醒了。

羽还真揉了揉眼睛,脸颊还是艳红,迷茫中勉强看清了眼前的风天逸,他扯住风天逸的衣袖,恳求道,“陛下,明日请带我一起去。”羽还真刚才从易茯苓那里套了只言片语,也能猜到明日看似风轻云淡实则凶险异常。

无论明天如何,他要陪他一起。




下章开车,祝我生日快乐:)

【红尘●番外】风天逸x羽还真

欢迎寄刀片,反正我收不到(摊手)


羽还真从梦里惊醒,失魂落魄。

他躺在星辰号里,听着外面呼啸而过的风,因为上了年纪而越发迟缓的身体不听使唤,他废了很大的气力才坐了起来。

这一梦初醒,他已经是耄耋之年,白发苍苍了。

他带着机关手套的手隐隐作痛,连拿起茶杯都很费劲,再也做不出能帮羽皇陛下寻找苓姐姐的机关器具了。

他垂下眼眸,轻轻叹了一口气。

梦里的苓姐姐和白庭君相守到老,飞霜姐姐也成家生子,幸福美满。那么他自己呢,从来都没有因为身份卑贱而被羽皇陛下忽视,反而,高高在上的羽皇陛下,对他不屑一顾的羽皇陛下,以及爱着苓姐姐的羽皇陛下在梦里爱上了他,比他爱上羽皇陛下还要早上许久。

没有战争,没有杀父之仇,没有任何一个人死。

他就是他自己,风天逸就是风天逸。

梦里的风天逸,将所有的目光都倾注给了自己。

这一梦,真的不想再醒过来。

羽还真摸了摸自己的机关手套,把流光飞环对准了自己。

闭上眼睛。

羽皇陛下,若有来生,请别再叫人从院外把我带进来说话了。

因为啊,覆水难收,爱错难返。

【红尘●拾叁】风天逸x羽还真

切开黑的太子上线。
太子只是助攻啦,没有三角恋!

说起来我快过生日了,8月30日,所以之前更新有点慢,在给自己撸生贺。

拾叁●盈袖处兰香已尽

风天逸距离上一次碰羽还真已经过去了一个月,或许是上一次的情势不够融洽,也或许是他最近疲于应付即将到来的生日宴会,总之,他无意与羽还真疏远了不少。

“说好了一夜换一页,陛下就是个骗子。”羽还真拿着整本《渊海天工》却丝毫开心不起来,手里拿着的木棍已经在桌面上来来回回戳了许久,仿佛这样就能发泄他心中的不满。

三天前风天逸派人将整本的《渊海天工》送到清风院给他,之后就消失的无影无踪,羽还真担心他出了什么不测,还偷偷托人给易茯苓带了口信。易茯苓告诉他一切正常无需担心,但他还是放心不下,从未对一个人如此牵肠挂肚,大概也是因为陛下对自己极好,自己贪恋他的好。

这世上的人哪有几个人不喜欢温暖,贪恋安定呢?

羽还真换了个姿势,继续拿小木棍戳桌子,《渊海天工》他是一个字都看不下去了,被放在一边,孤孤单单被风吹起书页凌乱的翻飞,哗啦啦的作响。羽还真他抬起头看着院子里的石桌石凳发呆,好像那样就能看见风天逸还坐在那儿一样,就跟那天早晨一样美好。

羽还真托腮出神,嘴角挂着笑容。

“想我了?”可能是羽还真的思念太过强大以至于出现幻觉,他揉了揉眼睛,才发现真的是失踪三天的羽皇陛下,不是他的幻觉。

羽还真脸上露出了笑容,快走几步迎上前,却发现风天逸身后跟着一个男人。

这男人身材修长着白衣,气质温润,看起来和风天逸是两种风格。他肩头停着一只蝴蝶,扑闪着翅膀,流光溢彩,将羽还真的全部注意都吸引走了。

羽还真小心翼翼的朝风天逸行礼,规规矩矩的喊了一声:“陛下。”虽然嘴上不好意思说,但他的眼珠子一直悄悄看着那只蝴蝶,风天逸见状一把将他拉到自己怀里,凤眸微挑,语气冷冽:“就这么盯着客人看,没大没小的。”

“无妨,我看羽后一片烂漫天真,也不是存心。”那男人开口替羽还真解围,却更加惹了风天逸不悦,依照他往日的脾气,定要将羽还真和白庭君挖苦一番。说不定来几句讥讽,看着白庭君和羽还真都变了脸色,心里才痛快。

可他舍不得。

舍不得对羽还真多说一句重话。

风天逸头一次忍气吞声的转移话题,吩咐侍从拿来自个儿买的新奇玩意儿给羽还真。眼见羽还真兴高采烈的拿着东西不再关注白庭君肩头的蝴蝶,风天逸脸色稍霁。

白庭君对风天逸不曾出现过的状态感到新奇,他也是个嘴上不饶人的性子,立刻打趣了一句,“看来羽皇陛下当真是又长了一岁,竟也懂的了温良谦恭这四个字。”

羽还真抬头望着白庭君,笑得开心。这表情看在白庭君眼里又是不一样的计较,他随口问了一句:“这样的人你也下的去手?”风天逸却幽幽笑了起来,“关你屁事,难不成你嫉妒我有如花美眷,你还孤身一人?”

白庭君摇了摇头,觉得刚才那个温柔的风天逸是自己的错觉,顺嘴刚想说什么,一个侍卫急匆匆的过来叫走了风天逸。

“我迟些再来,派人陪人族太子殿下到处逛逛。”风天逸第一句是对羽还真说的,后半句则是让侍卫们看着白庭君。之后,他有些烦躁的离开了。

他不想让羽还真和白庭君接触。

可白庭君怎么会让他如愿。

“羽后。”白庭君见羽还真十分听话,就坐在自个儿的位置上,象征性的和白庭君客套一句就不再理他。白庭君才主动开口,“羽后和羽皇陛下看起来不太一样。”

这话半真半假,白庭君依旧是那副温和的模样,羽还真眨了眨眼睛,放下手里的玩意儿,语气十分认真,“我是我,他是他,当然不一样。”

“风天逸哪来的福气,有你这么个活宝,干净的都没处下手。”白庭君上下打量他一番,摇了摇头,像是方才想起什么一样勾起一个温润如玉的笑容,“在下人族太子,白庭君。”

羽还真被这个名字吓得退了半步,说起话也磕磕绊绊,“你……你……你……”

看完全剧……
心情略复杂
看到全剧终几个字的时候愣了半天。
哦……很好,我要开始码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