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一

weibo: https://weibo.com/u/1887443582 ●胖球●逸真●青宇唯●懒癌●欧美:锤基◇盾铁◇寡鹰◇鲨美◇瑟梅◇詹本◇麦雷◇DC.PN.HW◇

【红尘●陆】风天逸x羽还真

迟来的更新,大家的评论我都有看,昨天晚上同事练车结果把我们带到荒郊野外去了,还迷路了,导航也不靠谱,我们在一个荒无人烟的地方瞎转,最后才找到来时的路,原路返回了,哭笑不得。回到家都十点多了,来不及写完了,今早补上。




陆●愿与 与君共月归故里

风天逸不仅冠冕堂皇的将纳侧妃之事堵了回去,还顺带欺负了一把羽还真,这几日心情颇为愉悦。可羽还真就没这么好,他三番两次的被风天逸这般戏耍,即使是再喜欢的人,也会生气。而羽还真生气的表现就是,不理人。

像一只软乎乎的兔子,把全身团成一个毛团子,只撅着尾巴留给你看。

风天逸几次去清风院寻他,都吃了一个闭门羹,普天之下,敢给他风天逸关在门外的恐怕也只有羽还真做的出来了。

他这会儿倒是不怕自己了。

前几次风天逸都是翻墙进去的,堂堂一国之君见自己的妻子还要翻墙,倒有些像鸡鸣狗盗之徒。每次他也不进屋,就坐在院内听羽还真做实验发出“乒乒乓乓”的动静,小坐片刻便离去。

今日风天逸胸有成竹,拿着一本书,去了清风院。这次没有翻墙,他站在门口那颗梨树下,盛翻开书,盛夏的日头足,斑驳的将绿叶印在书册上,风天逸手指顺着逐字逐句看,随口念了几句,沉稳有力的声线飘飘绕绕过那院墙,一字不落的飘进了羽还真的耳朵里。

“渊海天工?”羽还真扔了手里的材料立刻冲到门口。

风天逸十分得意的看着门开了,那只小兔子站在门边咬牙切齿,“你……你……你……这本书不是已经被毁了吗,怎么会在你的手里?!”

“这天下可有我风天逸得不到的东西?”风天逸得意的勾起嘴角,眼里璀璨神采飞扬,羽还真要伸手拿过书本仔细看看的时候,他扬起手腕,不给他。

“这会儿不怕我了?”风天逸捏住羽还真的下颌,任由他手感丰盈的皮肤陷进自个儿的手指间,迫使他抬头对上自己的视线。羽还真被捏着有些不自在,又无法开口说话,只能用一双水润委屈的眼睛看着风天逸。

手感不错,风天逸心里给了羽还真的脸一个评价,松开了对他的钳制。羽还真的下巴上多了两道指痕,红通通的,怪可怜的,他依旧垂着脑袋,发辫上坠着的小齿轮叮叮当当的也随着他的动作耷拉在了他的肩头。风天逸有些于心不忍,索性就不逗他了,直截了当的说,“以后每晚到正殿来,一夜换一页。”

羽还真有些不明所以,又小声重复了一遍风天逸的话语,“一夜换一页?”

风天逸此时神情颇为温和,手指将他发鬓垂下的那几根发饰撩到耳后,半哄半骗道,“这书,你也知道是宝贝,若是明目张胆的给别人看到会有诸多麻烦,以后你每夜都来正殿,我许你看一页。”

天下竟有这等好事,羽还真有些难以置信,他放下了戒备,连声道谢,“谢谢陛下。”这会他才肯抬头看向风天逸,即使是已经和他亲近过两次,他还是觉得羽皇陛下好看的要命,没法直视他的双眼。风天逸笑的眯起了眼睛,凑近羽还真的耳边,低沉的声线带着调侃的语调问他:“打算怎么谢我,嗯?”

“臣什么都不会……”羽还真顿时泄了气,一时间也想不到该如何报答风天逸的恩情。

风天逸见他这副垂丧模样,差点乐出声,“羽还真,你是真傻么?这种时候,不应该以身相许么?”他扬了扬眉梢,没想到羽还真下一句回答让他忍俊不禁,终于笑了出来。

“可……臣已经和陛下成亲了,该怎么许第二次?”羽还真手指抵着下巴,一脸认真的思索了起来。

风天逸离开的时候还忍不住笑,羽还真懵懵懂懂的站在门口,自己哪里说错了吗?一边的侍从恨铁不成钢,刚才陛下的意思为何皇后不开窍,换做其他人恐怕早就美不滋的顺势把自个儿洗干净送上羽皇陛下的床了,只有自己的主子还在想这句话的意思,照这样的发展,恐怕等个十年八年主子才能开窍吧。

羽还真虽然不太明白自个儿怎么再许给风天逸一次,但是为了那本渊海天工,他还是把自己洗干净穿戴整齐,等到晚上去正殿找羽皇陛下看书了。

评论(34)

热度(2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