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一

weibo: https://weibo.com/u/1887443582 ●胖球●逸真●青宇唯●懒癌●欧美:锤基◇盾铁◇寡鹰◇鲨美◇瑟梅◇詹本◇麦雷◇DC.PN.HW◇

【红尘●叁】风天逸x羽还真

让狗血来的更加猛烈吧。



叁●青丝风凌

羽还真惴惴不安的往回走,一路上跌跌撞撞倒像是喝醉了酒一般。他懵懂却不无知,刚才那人对他做的事被羽皇知道可是要杀头的。他心里七上八下,仿佛已经看见了高悬他头顶的闸刀,羽皇愤怒的脸,有人叹他年纪轻轻就要死去有些不值,有人谓他不知礼义廉耻败坏皇族名声,他就这么担惊受怕了一路,回到了清风院。

羽还真落下了风寒,第二天昏昏沉沉的躺在床上满脑子都是他能想到的最可怕的场景,额头烫的吓人。侍从吓得要请太医,他却抵死不从,生怕被羽皇发现异样,裹着锦被不肯出来。

风天逸听完下属的禀告,眉间微蹙,这人怎么傻成这般,到底为何倔着不肯看病。风天逸面上不显,只是差太医带着自己的口谕,去给羽还真诊脉,羽还真不得不从却也怕的要命。

“皇后受了惊吓忧思成疾,所幸他底子好,调养几日就可痊愈。”风天逸只摘了这句话在嘴里反复咂摸,受了惊吓,自个儿不过就逗了逗他,若是没有半分情意也不至于吓成这样,看来不过羽还真是打从心底里抗拒他的。风天逸一不留神,捏折了手里的笔杆,他将药材和太医都塞进了清风院,自己却未曾踏足半步。

羽还真这病却没像太医说的,渐渐好转,反而一日重似一日,圆润的脸日渐消瘦,看起来憔悴异常,就连灵动的眼睛也失了神采。太医说来说去还是那几句,风天逸斥责他们无能。

羽还真,你是个傻的,可我没想让你死。

风天逸趁着晚间羽还真睡下之后,去瞧他,带着太医。风天逸原本觉得下属禀报的时候多少夸张了些,可他看见羽还真的面容,才知他已经病入膏肓,整日昏睡,还喊着,“求陛下饶命,我知错了”之类的话,风天逸自始至终都一言不发,他盯着太医诊脉的手指,出神,顷刻便等来了一成不变的说辞。

他有些恼了,亲自坐在床榻之上,他还没来得及伸手就被羽还真抓住了手掌。羽还真掌心都是冷汗,一面喃喃的说着,“求陛下开恩,羽还真知错了。”

风天逸只好沉声回了一句,“恕你无罪”。羽还真这才满足的昏睡过去,还一直抓着风天逸的衣袖不肯松手。

羽还真醒来的时候风天逸还保持着被他抓着的姿势,坐在他床榻之上。羽还真看着他的脸,吓了一跳,还以为自己已经到了阴曹地府,他也被羽皇问罪,成了刀下亡魂。于是张口便是惋惜,“是我连累了你。”风天逸本来有些困顿,被他这一本正经的感叹差点逗笑了,正巧侍从端了药来,先冲风天逸行了个礼,“羽皇陛下,药煎好了。”

风天逸接过双手奉上的药碗,低头看向榻上一脸恐慌的羽还真,心想,这人也不算太傻,好歹知晓了自己的身份。于是将药碗搁在床头,掰开羽还真抓着自己衣袍的手,打算离开。

羽还真艰难的从榻上直起身子,强撑着行了一个礼,“谢羽皇陛下开恩。”

他的语气认真,眼底没有喜悦,波澜不惊,像是强迫自己做这件事,风天逸只是用冷冰冰的视线看着他,看着他装模作样的感激,虚情假意的顺从。

眼里明明是恐惧,演技太差了。

风天逸离开清风院的时候,心里想着,摇了摇头。

评论(40)

热度(311)